◎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胯下是顆炸彈,持續升溫,開始倒數。

 

在地板上醒來,雙腿是汗。將滿地汗水擦淨以後,開始跪著擦完全部地板。將滿溢的洗衣籃倒去洗衣機裡頭,挑出她的內衣褲,等會用手洗。我小心翼翼的將昨日自己買的男性內褲晾在角落。現在衣物都是我在收,只要不被看到就好。一走進屋內,便被迎面而來的阿貞嚇到。「早餐呢?」 「我正要去準備。」「你偷懶嘛?」 「我剛剛在晾衣服。」我指著外頭高掛的衣物。 「你敢頂嘴!」她要揮手,我便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越來越大膽了!」我放下她的手,默默的煎起蛋。她離開時,我望著她性感的背影,但沒有半點慾念。老二在cb殼裡安然無恙,連我自己都訝異。是關了太久,喪失勃起能力嗎?準備好了早午餐在桌上,阿貞坐在餐桌前,正拿起叉子,便瞪著站在一旁的我。「你站那幹嘛?」我轉往廚房。「誰叫你去廚房了!你不會跪在旁邊嗎?」阿貞不爽的說著。膝下黃金不是說跪就跪,她等不到我出聲出身。叉子丟在盤子上響亮的鏗鏘。「你煮的真難吃。拿下去!拿下去!餵豬,豬都不吃的東西,你敢端上來!」 我默默的走了出去,收了倒在廚餘回收。「我出去幫你買。」任憑阿貞叫囂,我也不回頭。走了一段路,雙腿出汗,cb拖拉延伸痛苦係數。路上不時用手扶老二,一些路人以怪異的眼光看著我,我也管不著。挑了阿貞愛的那家滷味,希望會討她歡喜。在等老闆找錢的時候,我的眼角出現了與蘇曼相似的背影。我錯愕,我追逐,我惆悵。在德國的蘇曼好嗎?有想起我嗎?怎麼一點消息也沒有。一想起蘇曼在機場對我說的話,我就覺得抱歉。我竟然沒做到。 阿貞對於滷味並不領情。看著她邊吃邊嫌吃了會胖,讓我皺著眉,以前她會拋下減肥念頭,也要好好的跟我吃上一頓,乾著啤酒。過去的日子真的已經遠走了嗎?在我發呆之際,她在我雙手銬在背後。「你幹嘛銬住我啊!」家裡什麼時候多了手銬這種東西!她的巴掌呼了摑了來。「你不曉得吃這種東西很容易胖嗎?你自己有肚子就算了,還想害我!」 「對不起。」「對不起就有用嗎?」她抓著我的頭往她下體靠。我的眼我的鼻我的嘴靠緊女陰。氣味、費洛蒙騷動著現場每根神經每吋空氣。 「舔!你這個賤貨!」我正要回嘴,她抓緊我頭髮,壓制我在她胯下。「你是被夏董訓練成只會舔老二了是嗎?」我嗚嗚的說著才不是。她抓的我痛極了。我伸了舌頭,隔著內褲舔著,她才鬆手。舔著舔著,腦勺的每吋細胞,竟然想著夏董用力抓著我頭髮的力道,比剛剛阿貞的還要用兇悍。 舔到內褲都沾滿我的口水,她一脫下,往我頭上一戴,又將我的頭往她下面靠,完全將我當成了人型舔陰器。她拖著我的頭,要我跪著跟著她到沙發。她躺在沙發上,大赤赤的張開雙腿,要我舔的更深入。她抓著我的頭,網裡頭塞,我只能順著她。她用力叫出聲時,門鈴響了。 我訝異著停下動作。「幹嘛停。」她呻吟中念著。「不去開門嗎?」我才說出口,我便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呦呦呦,你們已經先玩起來了!」阿超出現在我家客廳,他什麼時候有家裏的鑰匙的? 「繼續繼續!真是太精彩的畫面了!」阿超鼓起掌,我竟有些害羞、不知所措。他走到沙發後面,彎著腰,順著阿貞身體摸著。「有爽嗎?阿守的舌頭還可以嗎?」「馬馬虎虎。他舔太多夏董的老二了,剛剛還拒絕服務!」阿超一聽,便衝到我面前,抓著我的頭髮。「喜歡舔老二是嗎?我不是說過你想要男人老二,幹嘛去找別人呢,兄弟我懶叫很大,捅進你嘴裏,可以塞爆你!」他邊說邊拉下拉鍊,一副要把老二掏出來。我別過頭,他又抓著我的嘴巴,要我張開嘴。阿超抓人嘴巴的功力還未夠班,夏董比他厲害多了。 一股尿臊味飄出,阿超脫了褲子,用他的老二甩著我的臉頰。「幹嘛害羞?夏董的老二都舔了,還害羞,不敢舔我的!嗯?」我越躲,阿超便越超過。他踢倒了我!「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放不下男人的尊嚴。我帶了套衣服來,一定可以幫助你。」阿超脫下了褲子,光著屁股掏著他的背包。「你看!女僕裝!超適合你的!」他走到我面前。「想穿吧!你這個變態!」他踹起了我。「還不快說,你想要穿!還不快說!」他踹著,我企圖站起,但卻只能在地上像蛆般蠕動。 「阿貞,你看到了吧~阿守是個沒用的男人!戴了貞操帶以後,就廢了。」阿超將女僕裝甩在我身上,他蹲在我旁邊。「你當初敢跟我搶女人!你以為你是萬人迷啊!所有女人看到你,都會喜歡你,想要跟你來一發。」他拍打我的臉頰。「你想的美。」他站起,踩在我的臉上。「這屋子裡只需要一個男人!只需要一根老二!」他光著屁股走向阿貞。「阿貞,你後悔跟了阿守吧!別理他了,穿著貞操帶根本不算個男人。」在沙發上的阿貞,只是看著阿超脫光衣服走向她。她沒有躲避或者害羞,她看著阿超頂著老二接近她。他一坐下,阿貞便坐在他身上,往他勃起的老二一坐。我睜大了雙眼,我無法想像這個畫面。阿貞主動的坐上了阿超。她如騎馬般,騎起了阿超。她開始呻吟大叫著,彷彿他比我好,比我會幹。 「阿守,聽說你已經讓夏董開屁股,現在沒有男人的老二在你屁股裡面,你就癢的快受不了!」 「你!」我紅了眼睛瞪著他。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一直扯著夏董。 「快屁股翹高,求我幹你。等我幹完阿貞,要是你求的讓我爽,我也不吝嗇讓你爽一下!」他說時,我看著阿貞,我的眼淚無法克制的狂流。不行了,無法挽回我跟阿貞了。再怎麼努力都不行了。阿貞高潮了,她抓著阿超的雙手,我知道她高潮了。「阿守啊!你真是太無能了!無能到不足以作為一個男人啊!」我哭了,我痛苦的哭著。胯下的痛苦伴隨著心的傷疼,我要無法呼吸了。阿超放下阿貞,勃起的老二走向我。「我來幹幹你!讓你名符其實的不是個男人。」 忽然之間,我揮了拳頭,卯向阿超的臉。我扯壞了手銬,揮了數拳。將他揮倒在地。我高高的站著,低頭看著他。「戴了貞操帶的男人,還是個男人!」我一蹲,一拳卯在他肚子上。他抱肚痛苦的唉著。 阿貞呼了我巴掌,她開始亂揮。「你這個賤人,你這個賤奴,你這個賤人!你這個賤奴!」阿貞失心瘋的不斷罵著你這個賤人、你這個賤奴。她把我逼到角落。她呼了好多個巴掌後,我的心痛悼了,我的胯下被cb折磨的不行了。疼痛極點,其話也真。 「你又不是我的主人!」我推倒了阿貞。當我脫口而出這句話時,我的內心動搖,我的身體浸溼,我知道在我心裡已經承認了。 我穿了衣服,便離開。在大街上,不斷的想著剛剛吼出的這句話:你又不是我的主人。 那誰又是我的主人! 《貞男人》第二部完
Posted: 2010-07-12 06:12:49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