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一踏進玄關,阿貞便站在我面前。「我聽阿超說你去跟他要鑰匙!」她雙手叉腰。

 

「你發什麼呆,還不趕快把衣服脫光!」在我一件一件脫去時,阿貞手裡持著馬鞭。「還好阿超早就不是你的狐群狗黨。要不然就給你拿到鑰匙了!」馬鞭是什麼時候買的?打在大腿上超痛的。 我邊跳邊說:「你聽我解釋。」她不聽我說,亂打一通。 她吩咐了今晚該做的事情,原本可以用拖把拖地的,她要我跪著擦。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翹著屁股,跪在地板上擦時,我一度有放棄一切的衝動。放棄委屈求全,不再企圖挽回。 cb閃著汗水光芒,好痛,它把我的懶葩拉長了,割割掉算了,一切都像在受苦,在地獄裡煎熬。 兩種不同的辛苦,輪流折磨著我的身心。隨著生意簽單陸陸續續的簽下,我開始相信我有些天份。下午三點,踏進辦公室,小藍便跑來找我。一看到他就覺得不妙,該不會又是織田要找我麻煩。 「阿守,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織田從今天下午開始休假,一直到週四下午才會進公司,有份文得簽過。織田上去就是要直接找夏董。」 「那就直接去找他啊!」 「他的秘書擋住了。他的秘書超兇的,根本不讓我進去。」小藍求我幫這個忙時,業績直接受影響的那組也圍了過來請我務必幫忙。他們都聽聞了夏董為了我延後會議時間的事情,被說的非常不好意思。夏董上次願意為見我,耽誤正事,不代表這次也會。我受著許多人的委託,摸摸鼻子上去找夏董。 如小藍被擋,我也被里奈擋在外頭。里奈坐著翻著夏董本日行程:「夏董今天的時間是滿的。我不能讓你插隊。你上次讓會議延後,造成了很多困擾。夏董現在有客人,可不是跟公司內部開會。你如果要進去,我一定會阻止你打擾他們的。」 「我可以在下班之前來找夏董吧!」我說完,也沒讓里奈多開口,便去按電梯下樓。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奸詐的,跨越層級,直接跳過織田,找夏董簽單!真是太卑鄙了!」我從電梯口走出,便聽到裡頭的同事聲音。「織田今天開始的休假也是臨時的,不能依平日!」「你們自己沒有把風險給估進去!那是你們的問題。但用這種方式,想逃避公開spanking,太無恥了。」我一走進去,拜託我的小藍跟那組同事紛紛圍了過來。「如何?」我搖搖頭。「完蛋了!」站在外圈的人拍著額頭說著。緊張的組長坐在位子上拚命的敲著計算機,好算出少了這份單的業績,要補多少回來。「阿守,完全沒辦法嗎?」小陳拍著我的肩膀。「今天夏董的行程是滿的,唯一可能就是在下班前去等。」小陳請我務必幫這個忙。 我在下班前半小時便離開座位,上樓。里奈一見到我,臉變超臭。夏董開了門,親自送著客戶到電梯口。里奈站在我身邊。「你很不體貼老闆喔。他已經開了一天的會。」「謝謝你的提醒。」 夏董拍著我的肩膀:「阿守,怎麼了?」夏董帶著我走進辦公室。他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我:「坐啊!」 我趕緊將正事辦妥,在夏董桌上攤開卷宗。「織田先生休假,所以這份文得直接請夏董你簽。」我緊張的按著腦袋裡的草稿說完。夏董看了一遍後,拿起他的鋼筆一簽,便合上。 「織田也許已經有動作,我可能得提早推你上火線了。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大事要找我呢!」我一拿到卷宗,便想趕緊離開。碰的一聲,我的胯下撞過了夏董辦公桌尖尖的桌腳。我痛的倒在地上,握著胯下。「阿守!你還好嗎?」夏董急忙的蹲在我身邊。「急什麼啊!這個年紀了還毛毛躁躁的,像個小朋友。要不要緊?」夏董將我扶到沙發上。「把褲子脫下來。」夏董見我沒任何動作,便自己伸手解我的皮帶,我忍著胯下疼痛擋著夏董的雙手。「手放開!」我顫抖著雙手。「不然,你就自己脫。阿守!從我這邊離開以後,cb是不是沒有拿下來過?」夏董說中了事實。我拉下拉鍊。「你真的聽話,穿起了你馬子的內褲。」夏董這時候說什麼,我都聽不進去,只覺得雙腿間的疼痛散佈到了全身。紅著臉,閉上眼睛,不敢看夏董一眼,拉下內褲。夏董伸了手,翻著我的cb。「阿守,不要再戴cb了!聽我的話,我幫你拆掉!」 「夏董,你可以把cb拿下來?拆下後,可以再戴回去嗎?」如果能拿下來休息一下就好。每天進門就得脫光,我實在無法想像阿貞看到cb已經不見的表情。 「不行。我是用破壞掉的方式。」 「那我不能讓你這麼做?」 「阿守,你怎麼了?」 「阿貞對我的信任,只剩下懶叫上的cb了。我做了太多讓她不信任的事情了。我不想破壞掉⋯⋯」講著講著⋯⋯我便哽咽了。夏董手一勾,讓我倒在他的懷裡哭著。這些日子以來,我百般忍耐著。這一撞,似乎把我撞出了個大洞,眼淚從大洞裡潰堤。和阿貞在一起不知道是愛還是習慣了。 「阿守,一個男人哭的時候就用力哭,哭完就要好好振作!」
Posted: 2010-07-06 18:12:47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