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我睜開眼睛時,天色已暗。我醒在夏董的辦公室,光著屁股側躺在沙發上。里奈因為我的翻動驚痛聲,走進來。我無法同時顧前顧後的遮著下體或屁股,手一觸碰到傷口,便唉痛的不能自己。

 

「夏董已經離開公司了。他要我留下來,等你醒來。」 我只記得織田後來在我背後說了一句,我就昏厥過去,沒有任何記憶。里奈說夏董扛著我,到他的辦公室,為我的屁股做了些處理。褲子布料接觸的部位屁股現在還是感覺火在燒,雙腳踩進褲子都相當不適,可我無法不穿褲子回家。忍著痛,將褲子拉上臀部。光是穿上褲子、繫上皮帶,便要了我半條命。 跛著古怪姿勢走進門,阿貞想當然一下就注意到了。說是部門公開spanking,阿貞不相信這回事。「把褲子給我脫下來。」我站在玄關處,解開皮帶。轉身彎腰,我從來沒想過會用這樣的姿勢把屁股崛起在女友面前過。空間沈默了許久,阿貞忽然大吼著:「你帶著貞操帶,竟然還可以去找人玩SM。阿守你真的太過份了!」我一翻頭,臉上便被賞了個巴。「以後你在玄關處就把衣褲給我脫了!每天回來,我都要檢查你的身體。你太不值得信任了。」 我抱著衣褲,忍著疼痛,躡手躡腳的將衣褲抱去洗衣籃。走回客廳,便看見阿貞翹著腳:「跪下。舔我的腳。」 原本因為屁股疼痛,想要推掉阿超之前提議的出遊。但阿貞不許我獨自留在家裡。勉強外出,穿牛仔褲簡直是要了我的命。沒內褲可穿,等於讓傷口在粗糙的牛仔布上折磨。乘坐交通工具也是。我只能站不能坐。站在阿貞旁邊,便被阿超調侃:「阿貞你越來越有架式囉。阿守被你訓練的,連坐都不敢坐。」阿貞勉強的笑著。阿超一手打在我屁股上時,我大聲的哀叫出來。「阿守,你也太誇張了吧!」 進入房間以後,我根本不想要去外面逛。阿超一進房間就跟小戴在一張雙人床上纏綿,完全就跟他說的計畫一般。我想要跟阿貞做身體上的親密接觸,阿貞百般不願意。當我壓倒阿貞在另張雙人床上,阿貞口念著:「不要。不要。不。要。」我知道女人說不要就是要。我在她上方,鑽進她雙腿之間,不斷親吻阿貞。 阿超將小戴的黑色小丁褪去,還用手轉了幾圈示威。他們在床上翻滾幾圈,已經赤條條。男人無法被激,阿超逼的我加快腳步,脫光阿貞。當我自己光著身體,在阿貞上方,她的雙手忽然往我臀上放,我痛的停下所有動作,忽然我感覺她的臉頰有淚水。「阿守,停下來。停。」阿貞的聲音哽咽著。我沒有停,依照習慣不能停。當阿貞不斷哭泣時,我突然被一股力量丟到床下地板。 屁股一坐到地板,便讓我痛的不能自己。阿超不知從哪變出了手銬,將我雙手靠在電視機旁的兩根鋼管上。我揮著受困的雙手,來不及疑惑為什麼會有鋼管,光屁股的阿超已經向阿貞走去。 我心裡有不好的預感,便大叫著:「把我的手銬解開!把我的手銬解開!」小戴挪到了阿貞的床上,抱緊哭泣的她。「阿超!阿超!」我狂叫著阿超,他總算停下腳步。 他晃著鳥走到我面前,他的老二在我眼前。「全部聽我的安排。」他高高的看著我。我一抬頭,他一拳便卯了過來,打得我眼冒金星。他踩在我的肩膀上:「你為什麼一直學不乖呢?一直要讓阿貞傷心!」阿超踹的越兇,阿貞哭得越烈。 我望向阿貞時,與小戴兩神相對。她見著了她的男友猛烈的踹著我,她也看見了我雙腿間掛著的cb。 小戴不斷撫摸著哭泣的阿貞,阿超作勢裝模做樣的踹也踹的過於真實,他一直到我求饒,才轉身回到雙人床,回到兩個女人身邊。他伸手拍著阿貞。 阿超不是在安撫阿貞,他的雙手是上下在這兩個女人之間。阿貞停止哭泣時,她已經在兩具肉體之間。我看不著她,我再多喊,阿超便衝到我面前,又是一拳。他把阿貞的內褲塞在我的嘴裏。「你太吵了!」他靠在我耳邊:不是都說聽我的,你不要再鬧了。嘴裏的味道,眼角的鹹溼,隨著阿超回到床上,更明顯。 我不是瞎了眼,床上的三人是群戰。為什麼小戴會願意順從阿超?她是被蒙蔽了嗎?阿超的老二都槓起來了,為什麼還不趕快將你的姊妹拉開。「阿貞!阿貞!阿貞!」我不斷想從嘴巴發出聲音叫醒阿貞。 沒有用,沒有用。我的老二戴上cb後,我的頭被迫戴上綠帽。
Posted: 2010-06-28 06:12:43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