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醒來以後,阿貞還在睡。我緩緩的走進浴室,刷牙洗臉。我不敢回憶假日發生的事情。現在如行屍走肉,但我進去如戰場班的公司,不能恍神。

 

胯下和屁股的疼痛把我拉回現實。這樣的日子,我不曉得還能撐多久。拉開放領帶的抽屜。旁邊一格一格原本放著我跟阿貞的內褲,現在只剩下她的。我拾了件,在鼻前吸氣,洗衣精的味道,cb裡頭的老二隱隱騷動。腦裡閃過夏董開玩笑的話。「沒內褲穿,就穿你馬子的吧!」回過神來,我已經將阿貞的內褲穿在身上。穿上褲子,襠部空間擁擠,但多少有撐托力,好像減緩了些陰吊疼痛。 走進辦公室時,空調已經打開,原本以為我這麼早到,會沒什麼人,但似乎同事們已經到了一半。一些人吃著早餐,一些人準備著今日行事。早會一分一秒不差的舉行,又是一次織田訓話。小陳帶我出去時,如上週在門口接受織田檢查。他伸手調著我的領帶。「阿守,真難得,我竟然覺得你及格可以出去。」他說完,抽問了關於公司產品項目細節。身邊的組長小陳莫不驚嚇。而我如背書般的流利說出,連織田都訝異。「哎呀!連想刁難你,都沒辦法。」織田揮著手。「出去吧!」我跟著小陳跨出自動門,織田突然在身後唸著:「阿守,這週公開spanking還會看到你嗎?我要不要去預約一下夏董!」 「不會。這週我絕對不會站在要被打的隊伍裡頭,你不用去預約夏董的時間。」 織田站的筆直、指著我:「很好!就是這個氣勢!」 小陳訝異著守隔三日刮目相看。「出得了織田的把關,能不能作成生意就是個人特質了。」一整個早上,他帶著我快速的拜訪幾位要交給我的客戶,能否守成而闢路,就各憑本事。今日最後一家客戶,我到的時候,對方正在延長會議,我坐在會客室等著,一路等到晚間八點,跟對方一塊吃了頓晚餐才回家。 一進門,我便看到了阿超。「你怎麼在這!」我壓抑著憤怒。他再多說一句,我便上前去揍他。「火氣別這麼大嘛!是懶葩鬼把火嘛?」他笑的詭譎。我抓著他襯衫領子,拳頭正準備下去,卻被他的右掌給包住。「你瞧這是什麼?」阿超左手拎著晃著小鑰匙。「你拿到了。快給我!」 「阿守!」聽到阿貞說話,我看了一眼。「你沒忘記吧!我要你每天回家就在玄關把衣褲給脫了!」 我看了看阿超。「趕快脫吧!又不是沒看過。」阿超說。我放下公事包,將西裝還有襯衫脫去。解開皮帶跟拉鍊,我看見我忘記的阿貞內褲正穿在我身上。阿超大笑,笑的似肺都快出來:「阿守你真變態,穿起了女用內褲!」阿貞變臉到無法揣測。「我需要穿內褲好托住cb⋯⋯如果不是阿貞⋯⋯」還沒講完理由,便被他阻止。「等等。我覺得你叫阿貞太親暱了,完全不符合你們現在的關係。」「我不叫她阿貞要叫啥?」 阿超拍著我的臉頰:「你不知道喔!」我低語:「你不要太過份!」「這樣會過份啊!我現在是在幫『阿貞』教她的『奴隸』。」他手指伸進我身上的內褲邊,拉彈。他小語:「你要是不按照我說的,你一輩子都拿不到鑰匙!」他看著阿貞再對我說:「看這麼多A片還不曉得怎麼叫?」我沈默,他的手拍的越急促。「別跟我講你沒看過『蒼子&眾男奴』,裡頭男奴叫她什麼!」 呼吸不定的我默語:「女。王。」 「會嘛!」阿超跑到阿貞旁邊,雙手撫著她的肩膀,推到玄關。「阿貞啊!你面對奴隸要有氣勢!不然他完全不會把你放在眼裡,你要是不爬到他頭上,外面的女王永遠比較勁辣!他不會回頭的。」 「阿超!你!」我雙手握拳時,阿超蹭過阿貞。「我覺得你叫我,怎麼一直都好像在部隊裡頭叫菜鳥。我不喜歡。」他摸摸下巴。「以後你叫我超哥!我不想再聽到你叫我阿超了。聽到了沒。」 我不回答,他的手便要摑過來,我手揮掉。「聽到了。」心不甘情不願的說。 「知道了,還不會叫一聲來聽聽。」 「超哥。」 「這樣才對嘛。有哪個男人沒事會戴貞操帶呢?當然就是自甘墮落,喜歡被虐待嘛。」他拍拍阿貞的肩膀。
Posted: 2010-06-29 18:12:50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