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
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公開spanking的早上,大家面無表情,誰也不敢多說話。時間一到,大家緩緩的往會議室移動。裡頭只剩下中間一張小圓桌。原本散亂的隊形,由織田按著小藍統計出來的表格,他靠在旁邊的會議桌邊,指著一個一個同事,要他們移動到他們該去的位置。每個被點名的同事無不緊張萬分,被叫到織田對面站的,莫不驚慌失措,汗流夾背,而我也被叫到織田對面站。雖然知道是今天是他們口中的「公開spanking」,但還是不曉得會怎樣。站在我身旁的幾位同事,無不如是世界末日般,手足無措的等死。 我不小心觸碰到旁邊的肩膀,他竟然像是我割到他一塊肉般哀叫了出來。這些被叫出來的同事們無不蒼白了面容,我發現哀叫同事身旁的那位竟然失禁的尿溼了褲子。一位尿了褲子,我發現我的腳後跟也踩在尿上,身後的那位也尿了褲子。而周圍的同事們雖然緊張,但他們知道公開spanking事不關己。 「都到齊了嗎?大家都知道自己這週站在怎樣的位子了嗎?」織田說著邊指著他前方的我。「這群就是拉低本部門平均值的害群之馬。」織田雖然看著前方說著,但似乎都是對著我說。「小藍。」他手一伸,小藍便交了透明資料夾給他。「嘖嘖嘖嘖嘖。」織田嘖了數聲。「夏董不是答應要準時出席嗎?」 「里奈剛打了內線,夏董被客戶絆住了,叫我們先開始,不用等他。」小藍說。 「怎麼可以不等他呢?」織田啪的聲,單手合上資料夾。「不過我想他一定趕得上的。因為有好多下啊!」織田往前站了一步。「阿守是第一次參加,讓我來替你講解本部門的公開spanking!」織田指著左半邊。「每週我們依照業績排序,前段班站左邊,後段班站右邊。後段班的後四分之一,也就是我正前方的你們,必須接受公開spanking。」織田走到了中央的小圓桌,單手壓上,側著身體。「接受公開spanking的人,屁股朝向前段班,臉面向後段班。前段班的,看一看打在屁股上的藤痕就好。後段班的,看清楚受打者扭曲變形的臉。如果你們不努力,擠進前段班,哪天在大家面前,脫褲子打屁股都是可能的!」聽著織田的解說,我的臉的確開始變形。他翻頭對著前段班:「在前段班的你們,一不小心是有可能跌落到後段班,甚至是中間被打的地步。」 「阿守,你是第一次,所以我為你講了這麼多。」他又對我笑了笑。「我們開始吧!」他攤開手上的資料夾又嘖了幾聲。「阿守,你是本部門第一個業績掛零。」他搖著頭。「今天原本要公開spanking的其他人謝謝阿守吧,他跟你們的級距實在太大了。今天就打他一個人,你們其他人皮繃緊一點,下週可就沒這麼容易放過你們。」織田看著我:「阿守,出來吧!業績掛零是一百下!」 我雙手握了又放又握。顫抖的腳移動有些困難,當我慢慢的走到中央的小圓桌。織田已經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掉。小藍推了一個直樹著藤條的檯子推車出來。織田捲起了雙手的袖子,他手臂上的血管都變成可怕。他走在藤條檯前,挑選著適手的。織田拿起其中一根,舉起藤條在空中甩,咻啊咻啊咻的,迴盪在空氣中,令人毛骨悚然。身後便聽到啪噠啪噠尿失禁的聲音。他往我走來。「把褲子脫了!」 「脫⋯⋯褲子?」聽著尿滴聲,我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怎麼?還怕人看啊!大家都知道你戴了貞操帶。」我解開皮帶,拉下拉鍊,扯下西裝褲。「沒穿內褲!」織田哼了聲。「檢查服裝儀容,我的確管不到你穿不穿內褲。容易勃起的體質最好是穿內褲。」他停頓而大笑。「你戴了貞操帶了,沒辦法勃起,的確可以不穿內褲!」織田在萬眾無聲的會議室裏狂妄的笑著。 織田的藤條抵在我身上。「趴在桌子上。趴好。」藤條抵在我的臀肉上。第一下就下來。「報數!」 「一。」藤條打在屁股上,我承受著疼痛,我想起了夏董打蘇曼的那次,我的蠢夫之勇。被夏董翻起屁股,頭抵在地板上,夏董在我上面,我看著板子落下。「二。」我想起國中蹺課被老師打時,手放在講台邊上,側著身體,在全班同學面前被打。「三。」我皺著眉頭,咬著牙齒。織田的力氣不亞於夏董。被夏董打的時候,我還知道為了蘇曼,現在被織田打,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二十。」我幾近哽咽的喊出聲。再七下來,我的眼眶便泛淚了。再五下,我聽見cb殼壁衝擊了尿液聲,而後如灑花般的,灑滿雙腿和膝蓋下的西裝褲。無法控制的肌肉,阻擋不了失禁。我的眼淚飆出來,不知道是因為屁股的疼痛還是此時的窘境。雙手抓著小圓桌桌緣。再三下,我沒辦法再數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待在這裡。我不能哭出聲來,我不能在織田面前哭出聲來,男人不能哭。 「三十八。」織田一停下,我便軟腿跌跪在地板上,膝蓋在尿漬裡。 「站起來!你還沒過半呢!」 我一手撐著圓桌站起,雙手正要向後伸去揉屁股時,織田抓住了我的手。「不准摸屁股。」他抓著我的手,視線繞著全場。「大家告訴他,打屁股後,為什麼不能用手碰?」 語畢,織田軍響亮齊聲:「因為疼痛更加強烈,才能徹徹底底的覺悟!」
Posted: 2010-06-21 18:12:30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