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車作愛...

◎停車作愛 (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停車作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不停車也能作! 第五章 相離、真相 聽到SELINA的那句話,我感到一陣寒意,就像那道金箍,從天而降。不知是該勇敢面對,還是悄然躲開。但對於很多留學生來講,能跟法國人得到那一紙東西是夢寐以求的。可以長久的留在法國,是很多人不惜萬金去買的。但是那份責任呢?那份負擔呢?還有那份不健全的感情,真的是我能承受的嗎?她對我真的有愛嗎,恐怕是不願離開這段情緣的感覺居多!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輕然吻了她一下。做為回答她那依戀的求婚! 當天色大亮,幾對法國老夫婦牽著心愛的狗漫步在這美麗的公園時,我跟她已經坐在一家早開的咖啡吧前面,喝著濃濃的咖啡,吃著剛烤的羊角麵包。一夜的激情,讓我們嘗到了心靈的平靜安慰,只是目光的交流就夠讓人沉醉。當我送她上車時,她拉住了我的手。沒有說話,眼神中的眷戀,和渴望。我知道她在等著我下一次的邀請,她在等著我的決定。我忍不住再次把她摟近懷裡,讓她的頭靠在我的下額。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下次去你那裡吧,我給你電話!」腦海裡再次回想起女友可愛的笑臉,我混身一顫。SELINA卻似乎沒有感覺到,很開心的笑了下,點了點頭,在我嘴邊輕吻了一下。飛快的鑽進車子,離開了。 看著她遠去的影子,很難抉擇出那種離開的淡淡的難過,還是輕鬆的完成了一次美妙的約會。心中回想起昨晚的怒氣,也真是來得莫名其妙,這不過是場遊戲,尋求的刺激和感觀的快樂依然可以回味就好。我已經開始很迷戀那種掌管一切的美好,就像看到她順從的心在我手中掙扎的感覺。過幾天再約她吧,她還有她自己的生活。 晚上,登上了網,完成了資料的收集。打開了MSN,發現她給我留言了!「YU,雖然你沒有答應我們的婚事,我想是你要考濾,但是我在你懷裡感到了你的心動。這就足夠了,我很珍惜我們的每一段快樂!等著你的召喚。」我看著她的幾句簡單的表白,發現了她是那麼敏感,那麼細膩,和心計深遠。她沒有要求什麼,卻知道我從她那裡得到的是滿足跟快樂。她用她的服從誘惑著我,我能抵擋得住嗎?我想我還是該放縱吧,畢竟她沒有更多的要求。一個人的寂寞的夜對我來說永遠是那麼的難熬,可以分一分心,也好。 又是週末,我老闆因為參加一個法國內辦的乒乓俱樂部比賽,出奇的抵擋住了金錢的誘惑,決定關門兩天,打亂了我安排得很好的工作計畫。週六晚上我難道又要一個人過?我想起了她,拿過手機撥了她的電話。電話那邊很快就接了,她那柔軟的聲音又響在了我的耳邊。「喂~~!」她的聲音該是因為看到了我的號碼而有些激動。 「今晚能跟我共進晚餐嗎,明天我有空。」這句話算是我最熟的一句法語,我相信已經不遜于法國男人禮貌的邀請。 「當然了,我的主人。」只是聽到她的聲音,我就感到了興奮,想想晚上的一切就已經讓我心動不已。她的答復是那麼甜美,可以想像出她嘴角的微笑。 「但是我不知道你的家,」 「沒關係,我去接你。」 「那就在市中心的廣場吧,6點我在那裡等你。」可是現在明明5點半了。 「一定要等我,可能塞車的。」她好像有點擔心,怕我沒耐心等她。她也該明白準時到達是不可能的。而遲到將是她再次遭到懲罰的原因,但我會很心安理得的讓她接受。 走到市中心的廣場,我買了包煙,隨口叼起一支,引起了廣場邊兩個閑坐的女孩子注意。她們其中一個向我走了過來,我知道她是想跟我要煙,我對女孩子,通常是難以拒絕的,而且我的心情是那麼好。我善意的笑了笑,抽出兩支丟給了她。她遠遠接了,感謝的說了聲謝謝。能以這麼小的代價換來美女的微笑,是多麼值得呢!我等了大概30多分鐘,她來啦, 遠遠的就看到了她那輛深綠色小車。她停住了車,快速的走了過來。她今天穿得很正式,灰色的工作西裙,可能是下班沒來得及換衣服。 我抬起手,故意慢慢的看了看手錶。然後看向她,她的臉紅紅的,在來的路上應該有很多憧憬,看得出來她明白了我的建議。 「YU,我遲到了。」她配合的對我說。 「恩,那該怎麼辦呢?」我是在明知故問。 「晚上接受主人的狠狠的懲罰。」她的聲音很小,臉低得跟低。但我從她的體態上看到了如願以償。 「那我們走吧,你開車。」我頭也不回的走向她的車。她在後面跟著我,當我坐到她旁邊的時候,她已經開始轉動車鑰匙了。 在路上,她想跟我聊點什麼,但好像又不太敢,只是偶爾會用眼光的餘暇掃一下我。我沒作聲,只是微笑著看著窗外。那週末高峰期的街道上,到處都是來往的車輛,就連我們這小小的城市也不例外。但我卻不想浪費這段呆板的時光。當在等一個紅燈時,我的手很自然的伸向她的雙腿之間,進入了她的灰色工作裙。她沒有動,仍然是自然的開著車,不過把雙腿微微分開了少許。反而是這個動作令她一點也不看我了,直直看著前面的車跟信號燈。任我的手在那裡任意施為,就好像那裡已經不屬於她,而是屬於我的。 看著她平靜的表情,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她沒有避開,只是在座位上扭了下身體。當我再次加大力量的時候,她開始笑,看到了她那排潔白的牙,但發沒出聲。我的手感到了她的身體內的反應,她更夾緊了雙腿。我聽到她的呼吸有點急促。 當車再次跑起來的時候,我的手離開了那裡。我想交通警察應該感謝我的這個動作。我把收回來的左手伸向了她寬厚的背,她把身體向前靠了靠。就在她的美秒的背跟椅背之間的空隙裡,我的手慢慢的在向下滑。當它到達那豐滿的部位的時候,我用力的捏住了她的一邊。很用力,很用力。儘管她很配合我的動作,但是還是「啊~!」了一聲。 「誰准許你叫的?」我不悅的說,其實她那聲輕啊,跟本算不上叫。 「對不起,我再也不敢啦。主人。」她主人兩個字說的很膩很膩。然後就再也沒敢發出聲音。我的手加足了力量,盡情的感受著那厚厚的感覺。雖然我知道這大面積的掐捏不能對她造成任何傷害,但是肯定會有些疼痛。她的長眉往一起攏了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的手很快鬆開了她,我也不想我們的旅程出現什麼危險。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一種贊許還是一種埋怨。 到了她的小城,那是一個比我所在城還要安靜的小鎮,兩旁的建築大同小異。也平排著飯店跟酒吧,畢竟這裡是大西洋的海岸邊。這次的晚餐SELINA選在一個很歡快的飯店,有兩名小提琴奏者,拉著讓人聞之起舞的輕鬆音樂。我們坐在中間,就像法國大大小小城市裡的每一對情侶一樣的平常而不惹人注目。我開始跟她正常而愉快的聊天,詢問她別後的情況。她說很枯燥乏味,每天都是作著同樣的事,重複著同樣的東西。她每天都等待著我的電話,只是不敢再打給我啦。我笑了笑,看著她灰色的眼睛,小聲問她後面的傷可好了?她點點頭,說,她上了藥,因為怕病變。兩個星期的時間,已經不大看得出來啦!我歉意的對她說,那次不該下那麼重的手。沒想到她說,她不要緊,還可以再狠些的。我開始懷疑她是否真的有那麼強烈的對疼痛的渴望。 吃過甜品後,她開始要酒,各種酒,從開胃酒,可怕的威士忌,到苦不堪言的VSOP,滿滿的叫了半桌。忙得侍者來來回回走了六七趟。在這歡快的飯店點很多酒雖然不算顯眼,但我真不知道就我們兩個人喝掉面前這些 紅紅黃黃的東西,還能不能找到家的位置。我不知道所措的看著她,不知道她想幹什麼?她對我曖昧的笑了笑,把酒從低度到高度排了四排。神秘的對我說,「我想跟主人玩個遊戲,我們面前的酒,每人喝一杯,從現在開始窗外下一個經過的人,是男的,你就喝掉一杯, 是女的,我就喝掉一杯。是小孩子,我們兩個一人喝一杯!」 天哪,她是怎麼想出這麼陰狠毒辣的詭計哦!!??那一高腳杯馬丁尼就夠我消受的了。把那一杯VODKA乾掉,桌子下面肯定會找到我高大的身影!還有那GIN,TAGELA。都是出了名的烈酒,她在想什麼?想出我的醜?一種憤然出現在我臉上,但是當我看到她臉上狡猾的笑時,我知道她又想激怒我。她知道我在這公開場合不敢把她怎麼樣。我反而平靜了下來,就像中國高手接到法國高手的一封挑戰,除了迎戰到底恐怕真的別無選擇。別說小小一杯酒,就是告訴我這裡面有一杯是毒藥,也要跟她賭一把!!!好在她的賭法還算公平。我儘量裝作紳士的點了點頭。表示接受挑戰!心下強按怒火,今晚要不好好收拾她,她一定要爬到我頭上去不可。竟敢挑戰她的主人。 我們等著過路的人。我很擔心六七個喝多的阿拉伯男人會一起經過窗前。我甚至開始東張西望,我再次看到了SELINA開心滿含諷刺的笑。恩,我想我到了她的家一定要剝了這小丫頭的皮!其心可誅啊~~!!! 一名中年婦女拿著一袋棍子麵包匆匆從窗邊走過。她拿起了那第一杯水果酒,開心的看著我一口喝掉。我差一點點就把桌子掀翻,看來今晚不打得她求饒是不行啦!然後就不妙了,另一個年輕的媽媽,推著一個嬰兒車,後面還跟著一大一小兩個孩子,看樣子是要經過啦。很快,那預測果然變成了現實,按照約定,她要喝掉四杯,我也得喝三杯!SELINA面帶笑容的要我先選。最可氣的是,我們的遊戲引起了旁邊兩桌吃飯人的注意。他們紛紛看過來,和挪近了椅子,高興的鼓著手,在音樂裡興奮的起著哄!我當然不能在法國佬面前丟人,跟她搶低度的酒喝!只好讓她先選。她的酒量好像很好。連喝了4杯都沒有猶豫一下。 接下來是我的3杯,雖然裡面有我喜歡的法國紅酒,也讓我皺起眉頭。旁邊的人好像弄懂了我們間的遊戲規則,開始高聲的給她打氣,並期盼著下次經過的都是男的。我們等待著下一個路過的人,我恨不能在桌下面一腳踢過去。SELINA一臉得意的笑,更是讓我心火燃燒。偏偏我是一動也不敢動她,還得掛著一臉開心而不在意的微笑,陪著她玩這個瘋狂的遊戲! 下面經過的是兩名青年男孩,快速的通過了窗邊。周圍觀眾開始為了她的勝利而歡呼,我只得微笑著拿起接下來的兩種不知名的酒,看起來一杯是PINEAU,另一杯只會比它更烈。我一飲而盡,面帶微笑的看了看大家。那是我的尊嚴,怎麼能在這小小兩杯酒裡拋掉。旁邊的男生們開始同情的為我鼓掌,加油。而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後兩杯更厲害的酒上,那杯威士忌跟人頭馬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杯下去都可以讓你的腹內由如火焚,再加上前面的幾杯酒混在一起,不醉倒的肯定是老江湖,我這種對杯中物只是稍微癖好者,肯定吃不消的。 後來,經過的人我記不得了,反正是她跟我,都喝了差不多有十幾杯。最後一個是一名小小的孩童飛快的跑了過去。我拿起了那杯可怕的TRY GIN,她拿起了人頭馬。我突然想起了中國的洞房花燭,我把我的臂彎向她伸了伸,示意她可以把她的放進來然後再喝。SELINA聰明的把她的手中酒杯穿過了我的臂彎。當我們交臂喝下了那一杯時,全場氣氛到達了高潮。所有人都開始為我們鼓掌,也為我們表面的愛情鼓掌。連和善的老闆都為我們能給他店裡帶來這麼熱烈的氣氛而給我們的酒費半價。但是他們不知道我的胃裡已經很難忍受下那幾種東西的翻滾。只不過強撐著男人可憐的尊嚴。 當我到衛生間裡吐出了那些可怕的東西後,這是我喝第一杯時就作出的決定,我沒事般走回我們的坐位。SELINA已經把帳買完了,但是她沒讓我吃到任何東西,我把吃下去的都留在了那家飯店!她開心的看著我,我無奈的望著她。她沒事!我奇怪的想著,說明她的酒量遠遠超過了我,這個可憐的東西一定是經常在外面買醉,但是那都為了什麼呢?只是寂寞嗎?我們走出大門的一刻,我的手飛快的在她的臀部狠狠的掐了一把。用來表達我對她做的一切的感謝!接下來我聽到了她連骨頭都可以酥麻的笑聲! 終於我們走進了她家大門。一個不大的公寓,後面一個幾平米大的小花圓,跟一間還算寬敞的房間。廚房浴室俱全的可愛的住房。我發現她的家是那麼整潔,合諧,而香氣撲鼻。最少比我的狗窩要強勝百倍。當我們隔離開外面跟屋內的世界時,我有點好笑的望著她,她有點歉意的看著我。 「你知道你要為今晚做的事付出什麼代價嗎?」我不懷好意又啼笑皆非的問她。但她好像早就準備好了。 「知道,主人,我為我們準備了這個,」她從她的床下拿出了一袋東西,從裡面變魔術般拿出了一副黑色的皮制的馬鞍,跟一根可愛的馬鞭,一條極短的酷似皮鞭的馬尾,竟然她還買了一根帶著長長綠葉洗得很乾淨的胡羅蔔!我在SM電影中有看過這東西印象跟用法。「這是特地從巴黎一家SM用品店買的。可惜他們沒有馬銜跟韁繩!」她帶著點歉意說!我卻有點為了她的瘋狂而感動,因為我知道她驅車去巴黎來回最少要八九個小時,而這幾件東西在SM用品店裡的價錢又是毋庸質疑的。 「我們開始吧。」她好像已經等不及了。飛快的脫掉了她的那身外衣,果然沒有帶胸罩。看來她一直遵守著對我的諾言。當她一絲不掛的身體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我發現我對這美好的肉體有了一種深深的眷戀。她安順的趴俯在房間地毯上, 我查看了一下十幾天前我留下的東西,還留著淡淡的幾抹暗紅色的痕跡,並不明顯。看來她用的藥很管用。我幫她穿好了並非真正的馬鞍,插好了馬尾,並把那根可笑的胡羅蔔放在了她的嘴邊。她毫不猶豫的咬在了嘴裡,還得意的晃了晃頭。 我站在屋子的中間,她就在我的腳旁安靜的撅起美麗豐厚的屁股,等候著我的命令。我彎了彎手裡的馬鞭,是那種硬杆的,尾端帶有一塊膠皮的情趣性馬鞭,這種馬鞭威力很小,但聲音卻很大。很難造成什麼本質的疼痛,並不是我喜歡的風格。但那種駕馭的感覺卻讓我心醉。 「啪!」打在她屁股上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但是明顯並不痛。她就開始慢慢的圍著我爬圈。「啪!啪!啪!」我手中的馬鞭不停的揮擊著她屁股。我發現我沒法停下來,那種醉人的感覺讓快感衝進了我的全身,讓我全身上下都那麼快樂享受。她的屁股從白色慢慢變紅了起來,她也慢慢的扭動起身體。鼻子裡的哼哼聲,越來越銷魂。我熱了起來,一件一件甩掉我身上的衣服。當我全裸著甩動手中的馬鞭時,她起伏著豐滿的胸口,轉過頭,向我投來了慾望的眼神,深深的燙傷了我! 她停了下來,故意側躺在地上,分開雙腿,用手摸著。讓情欲充斥著她跟我的全身。我的馬鞭狠狠的打向她的手。 「我允許你碰那裡了嗎?」我的命令讓我找回迷失的我。她馬上壓下了她的慾望,收回了手,趴回她的姿勢。 「做為你剛才動作的懲罰,下面我會很用力,你要小心啦!」我先給她個精神準備。然後開始了全力的抽打,並感到了她顫抖著,接受著,興奮著。 馬鞭開始不局限在她的屁股上。大腿,露出的背,腳掌都是我抽打的目標。那一道道的紅印,在她身上慢慢顯現出來。她吐掉了口中的羅蔔,大聲的呻吟,放肆的喘息,然後是令人心醉的發自內心的笑聲,再一次刺激了我的感官。我們的遊戲慢慢進入了高峰,我幾乎找不到自我,只是感到了她的癡迷,跟我的癡戀。在連續的抽打中,她完全進入了她的角色,我也深深覺得我正是在馴服一匹野性的動物! 我打得她「人仰馬翻」,接下來是「抱頭馬竄」,然後她的雙手「馬失前蹄」般的伸得直直的狠狠按著地毯,終於在她的高潮中顫慄著「馬滾尿流」,到了最後當我們都感到疲乏跟痛苦時,她變得更像一匹「驚弓之馬」。我不再忍耐自己的慾望,以最快的速度拿掉了她身上的一切,毫不停頓的佔有她的身體!她開心的動著,在激情中燃燒,溶化。。。。。。 當我們的呼吸平靜下來時,她像一隻寵物似的在討主人歡心,緊靠著我的肩膀,我把她摟得那麼緊。她對我說:「我很幸福。真想在這一刻死掉。」 我沒有太理解她的含意!起身把她抱了起來,一起躺進那舒服的沙發中。我的手溫柔的走遍了她的全身,她就像一隻小貓溫順的接受著。然後一點一點的咬著我胸口的肌肉。我又開始吻她,她回應著,雖然現在的吻少了那份情欲,卻多了點溫存。她留戀的慢慢站起身來,去外面拿進來兩杯果汁,看來她對今晚的一切是有所準備的。我在她離開的時間裡,點了一根煙。當我吐出的煙霧回繞著我們時,我生起了那種家的感覺!但是偏偏是那一刻,讓我回想起每一次跟女友的事後,那也是一種安寧的東西,讓我回味的東西,沒有那讓人爆發的刺激,卻有一種更甘醇更長久的感情。 她好像感到了我的魂不守舍,抬起頭把口中的櫻桃溫暖的送入了我的口中!「在想什麼?」她輕輕的問。 「我的女友,」在這一刻我沒法騙她。她的臉暗淡了一下,摟緊了我,「你會離開她的,因為你愛我。」她的語氣讓我聽著可憐,而她那憂怨的表情再次讓我不想傷害。儘管我現在心中想的,跟她這句話正好相反。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好像想明白了什麼似的。挺起身,對我說,「我們再來吧,不要理由,我只是想讓你打。」 看來她心中明明的知道我們的東西都是些藉口。她從抽屜裡拿出了手拍,藤條,竹板,然後想了想,又轉身從她那令人討厭的衣櫃中,找到了那條讓我恨之入骨的,紅色的皮帶!她的這個動作,一下就激起了我的野性,挑戰似的撩起了我的憤怒。在這種時候,還拿出這個東西來?用這個追懷那個給她過同樣痛苦跟快樂的人?看得出她對那個人的留戀遠遠超過了我這個主人!我感到我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一種對她失敗般的傷害。 我用力的一把抓過她,搶過那條皮帶,放到她的眼前,厲聲問:「這是誰給你的?誰用它打過你??讓你對它這麼留戀???」 她被我猛然間的舉動嚇呆了,然後又頓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平靜了,她的表情很是堅持。「沒。沒有誰,是我自己買的。」她的聲音,明顯的在騙我。 「又對我說謊,對不對?」我的口氣開始柔軟了,但是更讓人覺得可怕。「我想你是很留戀上次的懲罰吧?」我竟笑了,我知道我的笑能讓任何人感到寒冷。她果然害怕的起了一身冷顫。看了看我,有種歉意,有種愧疚,有種難過,有種傷心,還有種堅持,更多的是一種說不出的感受。我做了一個連我自己都很意外的動作。 我轉過身,把手裡的皮帶,順著半開著的窗子,扔到了屋外!那條紅色畫出了一道美豔的曲線,飛到了外面。 沒想到,SELINA看到我扔出了皮帶,「不~~!!」她狂喊了一聲,然後發瘋似的掙脫著我的掌握,猛烈的離開了我的手,向門的方向跑去。我只楞了一瞬間,馬上追了上去抓住她的頭髮。我們現在都一絲不掛,她要就那樣沖到外面嗎?更出我意外的是,她竟然用力的推開我,她的力量是那麼大,雖然只是把我推後了一步。她沒有停留,打開門,跑了。 我楞住了,驚呆了,停止在那個動作,不敢相信她會這樣對我。這還是第一次她對我的命令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抗。卻是為了一條皮帶。那是什麼樣的動力,讓她如此反抗著我?我本以為拿穩了她的心,征服了她的意志跟想法。我發現我是錯得那麼厲害,跟愚蠢。那個人只用一條皮帶就留給她那麼大的眷戀跟征服!我會認輸嗎?我寧可打死她,也不願她心裡想著別人同時接受我的教訓。 我聽到她走到了窗外的聲音,然後是她拿起了皮帶,慢慢的走回來。慢慢的走進屋,關了房門,慢慢的走到我面前。我就站在那裡沒動,我在等著看她還有什麼動作,會反抗我到什麼程度。她在我面前跪了下來,哭了。我的心卻一點也沒為她的哭軟下來。 「你對你的主人作了什麼?就在剛才?」我的聲音讓自己都感到可怕! 「我反抗了主人,跟主人撒了謊,還對主人說不。」她思路很清楚,看來她是清楚的反抗我對她的奴役。 「那我現在重新問你剛才的問題,誰給你的這條皮帶,誰用它打過你,誰讓你對它這麼留戀??!!!!」憤怒讓我變得歇斯底里,近呼吼叫著。 她沒回答,只是流著淚,淚水在她圓胖的臉上劃下。我盯著她,她竟用沉默反抗著我的追問。 我扭頭就走,拋給她一句話「我不要你了,我不收對我不忠誠的奴隸。」 「別走~~!」她爬在地上拉住了我,哭著求我,「我真的不能沒有主人。」她哭的很淒涼。 「那把它扔掉!」我命令到。「不行,」她又在跟我說不啦。我踢開了她的手,去尋找我的衣服。心中感到一陣絞痛。她再次抱住了我的腿,「你打死我吧,但我不能說的。」她第三次在我面前說不。 「好。」我站住了,她跪著把那條東西交給了我。我把她推向剛剛那溫暖的沙發。她趴了上去,翹起了屁股。 「你想說的時候我就停。」我把那條皮帶掄圓了,狠狠朝她的屁股上揮去。我也不知道這一下用了我多大力量,只知道裡面充滿了我對她的恨,跟她對我反抗的怒火。 「啪~~!」這一下的聲音我想可以驚震鄰居了,但是我不管那麼多了。她熟悉的慘哼聲再次響起。我知道她本不想發出的。但她的頭髮只是揚了揚沒有說一個字。「啪~~!」「啪~~!」「啪~~!」「啪~~!」「啪~~!」我左右開弓的狠狠的抽她的屁股!她痛苦的扭動著身體,沒有躲避,沒有反抗,只是也沒說一個字。 大概打了三十幾下,她的屁股開始變成紫色,出現了嚴重的淤血。我知道不能再打下去了,她會向上次一樣昏掉的。我扔掉了手裡的皮帶,她艱難的轉過頭看著我。我從她目光裡看到了她對那個人的堅持。我知道我征服不了她了,我也不可能把她變成一個真心對我的奴隸。我輸了,輸得那麼慘,輸給了那個給她這紅色皮帶的人。 我一眼都不想再看她了,但是我怕她會幹蠢事,假如我真的不要她。她轉過身跪在地上看著我,等著我的結論。我慢慢穿起衣服,看了看她那張再熟不過憂怨的臉。「等你想說出一切時,來找我。」我丟給她一句話,轉身離開了她的家。 那天之後的日子平淡了下來,她沒敢給我打過電話,也沒來找過我。只是我們幾次在網上聊過天,說得也是些不關痛癢的話。我越來越不想理她,她只是一個曾經服從我的奴,但是從一開始就沒真正屬於過我。她屬於那個給她皮帶的人,我只不過是一個她真正主人的替代,我每想到這一點就灰心不已! 我的生活又回復了以往的平靜,就在我鬱悶的時候。女友回來了,她給我帶來了另一種安慰。她考完試了,帶著她的想念,跟愛戀又回到了我的懷抱。想起她開心的急不可待的摟住我的脖子,在我懷裡流下想念的淚水時。我感到了一種安心,畢竟這世界上還有一個真的屬於我的人。 接下來的甜蜜是不用說的,幫她洗過澡之後,是我精心準備的一頓大餐,在她說回來的前兩天我就開始去買東西了。都是她最喜歡而久吃不膩的菜,看著她饞饞不停的動筷子,跟她瘦下來的臉,我心裡一陣難過。看到心愛的人那麼享受我做的東西,對我來說是一種天大的幸福。我也很滿意我做的東西,看來食神裡的對白不錯,好吃的菜關鍵是在愛心啊!當她用她獨有的兩個酒窩對著我的時候,我知道她在想什麼了。飽食思那個嘛! 那一夜的纏綿是終身難忘的,是讓我陶醉的,那麼的純潔跟正常,那麼的愉快跟心安理得。當她平躺在我身旁,用她俏皮的目光看著我時,我覺得為她做的再多也值得。她害羞的問我,「你想不想。。。」然後看了眼她自己的後面。我明白她在討好我,我撫摸過去。「傻丫頭,我怎麼捨得呢。」她有摟在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說,「你真好,你是最好的老公。」看來我不動她的決定還真是沒錯, 換來這樣的評價也真不易啊! 女友的愛戀,她對我的溫柔,沖淡了對SELINA的煩惱。我想應該是我離開她的時候了。我給她發了封EMAIL,鄭重的提出結束我跟她的關係。說了很多在一起很快樂的話,而她沒有來找我,說明我不能讓她滿足,祝福她能找到更好的主人之類的話,然後我就離開了。 當天,SELINA給我發了簡訊,「晚上十點鐘,我們視頻。」就這麼短,我沒當作什麼。她又想用跟我上次見面的那一套嗎?帶著她心中的人,用那條紅皮帶?那會更加的讓我離開得心安理得。晚上,我支開了女友,讓她去住她同學家,藉口是她會影響我第二天的考試,我要通宵學習,也會影響她的睡眠,因為我開夜車時煙是不能斷的。她可愛的臉上嘴都撅得能掛兩個暖壺了,但是對我的話她基本沒不同意過,她也沒多想就訕然走啦! 晚上,十點,我開了視頻,SELINA早就在那裡等著我了。打開視頻看了一眼,讓我大吃了一驚的是,螢幕上出現她那張變得灰白的,變得瘦得很多的臉。黑黑的眼圈,疲倦的神色,頭髮也沒怎麼整理,亂亂的。那幸福的面孔早就不見了,代替的是一雙深深的眼跟沒有一絲絲表情的臉。那個她我好像變得不認識了,陌生了那麼多。好在我們一起相處過,要是第一次就看到了這張臉我會以為我碰到了鬼。但是她的改變也讓我不寒而慄,可以想像她這段日子過得多麼痛苦跟煎熬。我打字給她,問她想說什麼? 「我想去死。真的想去死。」她回答我。又來了,這套對我是沒有用的,我不屑的看了一眼。回答她,不要那樣,她還會找到更好的主人的。 「不會的,你真的不要我了嗎?膩煩我了?我不能給你帶來快樂?」她打得很快,我看得很吃力。但是從她等待我回答的時候,我從她看著螢幕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希望,一種我收回不要她的決定的渴望。但是我不能,我不想要不屬於我的東西。 「我真的得離開你了,我女友回來啦。」我打給她。她回復說沒關係,她不在意的,也不會破壞我們,只要我還收留她。 我說真的不行,她也從來沒真正屬於過我。她說屬於的,她愛我。這我到不懷疑。但她還是忘不了她以前的主人,這是我不能容忍的。她的目光暗淡下去了,她說她要替主人懲罰自己,直到我願諒她,允許她再次回到我身邊。我感到了事情的不妙。她可能要傷害自己來威脅我。我感到背上起了一陣寒氣,但是猜不到她要作什麼。 接下來我果然猜對了。她做了很多可怕的,血腥的,傷害自己的事,讓我每次想起都會覺得很害怕。我關掉了視頻,關掉了電腦,不敢想像剛才看到的一幕。頭腦中反映的是這是個精神病人,一個可怕的瘋子。但想想又不是,她跟我在一起時是那麼的正常,沒有一絲絲的不對勁。對我的愛戀也是明確而認真的。想到她對我的愛戀,我心中很痛,全是為了她想要的我對她的愛,才造成她今天的這種瘋狂的傷害。我對她感到深深的歉意。但是我又意識到我管不了她,她的個性是那麼的直拗。我現在跟本不能改變她,除非我再次收留她,但那將會是至死方休的可怕局面,我承擔不起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對心靈的傷害,我怎麼能承擔呢?我開始明白,《BAIS MOI!》電影中的女主角的死,並不是只存在於電影中。法國的年輕沉淪一代最可怕之處在於,很難讓他們去做他們不想做的事,這也就罷了。更可怕的是,更難讓他們不去做他們想做的事。達到了瘋狂的地步。我不敢想下去了,深深後悔惹上了這樣一個瘋狂的女人。但是我怎麼會知道她自虐的傾向達到了這種地步。當我想起跟她在一起的美好的時光,我又心痛了,也許她前世欠了我什麼嗎?腦中想起了陳瑞唱的那首《白狐》。 第二天清晨,我懷著很不安的心情去過我的日常生活。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是一位老年男人的聲音。他說他是SELINA的父親,要我不要害怕,他不會作什麼對我不利的事的。SELINA也沒太大的事。我問他想怎麼樣,他說想見見我。我跟他約在了市中心的一個咖啡吧門口。他說沒問題,他想跟我談談。 當我來到那家咖啡吧的時侯,他已經在那裡等著我了。一個胖胖的,有著大肚子看起來老實的老人。他請我坐在他的對面,並自我介紹說,他叫多明尼克。我還沒等坐下就問SELINA的情況,他說SELINA斷了一根手指,其他的還好,不會有什麼麻煩!而且事先她要多明尼克11點去她那裡見她,說明她早有安排。我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說明她還不想死。多米尼克又對我說,從我見面就問她情況來看我對她還是很關心的。我說我真的不想傷害她,沒等我說完他就表示他明白的。他說SELINA是一個可憐的孩子,然後跟我說起了她的一切。 原來大約是多明尼克年輕的時候,SELINA是多明尼克跟另一個女人生的孩子,然後那個女人拋棄了他們,走掉了。在傷心之後,他就迷上了SM,碰到了他後來的妻子。那個女人跟他一起把SELINA養大,但是他妻子從小就虐待SELINA, 因為她覺得SELINA是不屬於她的一部份。多明尼克說像他這樣的身份是沒法管的,因為他是M。但是SELINA從小就很愛他的妻子,她一直把他妻子當作自己的親生母親,儘管她經常的打她。但後來在SELINA十四歲那年,他的妻子病死了。等到多明尼克跟她說明一切時,她不肯接受那個女人不是她的生母,也不肯相信多明尼克是她的爸爸,因為她太愛她的母親了。慢慢等她長大了她就離開了家,沒有人能管她,她有她的生活跟工作,但是她找不到男朋友,因為她從小就是個SM癡迷者。而她的性格又不是很愛說話,更是跟人相處不來。所以她不斷找著主人,當每一個主人離開她時,她就虐待自己。他不知道我給過她什麼,只知道從她的手機上有我的電話留名是主人。多明尼克說他能理解我們,並勸我遠離開她,她會當我死掉一樣。她現在搬回了他那裡住。我可以放心的過我的生活。 最後當多明尼克要離開的時候說,他妻子死前留給了她一條紅色的皮帶。然後就離開了那家咖啡吧。他的最後一句話,讓我目瞪口呆,身上一陣陣的涼意,沒想到她珍視的那條皮帶中有那麼深的含意。難怪她死都不肯捨棄。 在多明尼克離開後半個小時,我回想了一遍跟SELINA接觸的這段日子。一切開心,刺激,痛苦,恐懼,說也說不清楚。而我只想得起不知誰說過的一句話: 「當世界公平的對待你的時候,你會公平的對待這個世界;當這個世界不公平的對待你的時候,你只能不公平的對待你自己。」 全文完。
Posted: 2010-06-23 16:00:37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