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車作愛 (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停車作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不停
車也能作! 第一章 相識、視頻 我在法國是住在大西洋海岸旁,法國西南部的一個小城市,人口不過六萬,是一座旅遊城市,很美,很安靜治安也很好。我在這裡完成我的學業生涯。也在這裡認得了她,一個法國女孩,賽琳娜。她現在做了我的奴隸,那是我從來沒有想到的過的。我的奴隸賽琳娜(SELINA) 是一位法國中型貿易公司的秘書。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網上視頻,從那以後開始了我跟她的這段瘋狂的日子。 那段日子是我十分不順心的時候。女朋友去了馬塞念她的專業去了,走之前說的甜甜的,什麼她每個月都會回來的,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或在網上視頻什麼的。現在都過了一個半月了,只例行公事的給我打了個電話,忙!!太忙!!又要打工又要完成教授留的任務,實在是沒時間上網。更沒時間回來看我這個她思念的老公了!鬼話連篇!!現在的女孩子,不知道為什麼總說一些連她自己都不肯相信的鬼話。忙?你夜裡總不忙吧?不愛我了就直說嘛!有什麼了不起。加上那天我在課程設計中算錯了一個重要的程式,遭到了教授猛烈的批判,說什麼要是用在工程中會出大問題的,會造成多大的損失。tmd! 我不是還在跟他學嘛,要是我作的東西一點問題都沒有我還學什麼?見他的大頭鬼!恰巧今天房東老太太又找我的毛病,說什麼總不打掃衛生間,還浪費水。廢話,搞衛生不是更浪費水???當時我真想在她胖胖帶著皺紋的臉上很很打上一拳!!但鑒於她每個月只收我百十歐元的房租,我還是忍了吧! 沒好氣的回到房間,打開電腦連上網,又惹來我一肚子氣。大學學生會竟然要我去繳會費,要不然就去參加三天的義工工作。有沒有搞錯,我哪來的時間去那裡幹活,我去打工都是論小時算歐元的,三天???他們到是真不傻!隨手打開了在法國的一個成人BBS,我經常會在裡面找到一些另我感興趣的電影。偏巧那天那個BBS升級,什麼都打不開!難道要去看電視嗎?看著那群無聊的法國鬼子坐在那裡沒完沒了的閒聊?正規檔案打不開,廣告可不少,彈出了五六個色情廣告。我隨手點開了一個,是一個社會性的色情調查廣告。和一些無聊的人組成的社團資訊,交友資訊。 我平常這些東西是不看的,因為在歐洲這些大都是要收費的,就是把你銀行的卡號輸進去,然後沒完沒了的扣錢!我哪有那麼多的錢給它扣?? 但是今天我看的這個是調查性的廣告,讓你選一些你對性方面的喜好跟要求!我無意間瞄了一眼在一個角落有soumission(虐待)的字樣,正合我意,我現在恨不能找個人來好好出出氣。我就開始點選那個調查。上面「你的喜愛」我填了SPANK、跟臀部的刑罰;還有虐待、跟SLAVE角色扮演等。(好多詞好偏哦,我可不全認得,是查字典才弄明白的)還特別填上了非法國人的選項,別以為只有法國佬會玩這個!!??票投了出去,回給我一個十分感謝你參加調查什麼的,然後下面給了幾個法國類似社團的網址,我細看了一下,有巴黎的、里昂的、波爾多的,竟然還有一個小社團是我們省的。管它呢進去看看也好。這個社區的主題是SPANKspankspank,好狠,打死誰呀!但是好可憐哪,我省的那個社團只有十幾個人登錄留下了簡單的資料。這樣少的人碰到一起的機會一般也沒有,而且女的就更少了,漂亮妹妹,你猜會有嗎?我查了一下,有七個是女性,三個是女王傾向,兩個是MADAME(就是老女人啦!)只有兩個是26歲跟24歲的。我也填了資料,弄了個帳號。然後我選了那個26歲的女孩,她的名字叫賽琳娜,她的資訊是這樣留的。 我是一個孤獨的女孩,沒有人很喜歡我。我喜歡性,口交,性交,肛交都常常讓我興奮,但是一千遍以後,這些都讓我厭煩,沒有新鮮感。再沒有那種動人的東西在裡面,哪怕痛苦的興奮也好。希望在這裡能找到刺激跟失去的快樂!! 興趣留的是:皮鞭,抽打,虐待,奴隸,跟SPANK。 我看到這裡覺得有些興奮了,我也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反正我的法語水準理解也就這樣了。一個想找刺激的丫頭,那還不容易。很可惜她沒留照片,說不定長得有多嚇人呢!!再看看上次登錄的時間,兩天以前,看來她常來的!而且沒有人給她留過言,大概其它人也很少登錄這個冷冷的社區吧!管她呢,我給她留了言說,如果你想要一個主人,並死心塌地的被他虐待,直到他對你厭煩了為止;如果你想要尋求痛苦刺激跟可怕的回憶,你可以找我。我留下了我的MSN。隨後我就離開去作飯了!沒抱什麼太大希望,她畢竟是法國人,找主人也是找法國的,怎麼會給我回話!? 晚上我被電腦資訊傳來聲驚醒,因為我在下載東西。電腦就沒關掛在網上。是一個名叫賽琳娜的女孩給我發的信息,說想聊聊!我的心裡一陣激動,真的假的?法國人真的這麼膽大?不過我也有點擔心,畢竟我是異鄉人,是不是個陷阱啊?要敲詐點什麼?可是我的資料裡留了我是學生啊,有什麼好給她的?加她進了好友。 她開始只是問我是不是給她留言的那個人,我回答就是我。她停了很久,說她看了我的資料,也看了我的興趣,她覺得很合她的感覺。我提醒她,我是想找一個奴隸,不是找個主人,這個可得先說清,我知道外國人是很變態的,我可不一定受得了!她說她看得很清楚,但是有點害怕我是騙子,或是罪犯,黑幫什麼的。我說那沒關係,好辦,可不可以視頻,我可以給她看我的證件跟一切材料。其實我是想趁機看看她的模樣!我怕什麼?我裝的可是九十八歐元一個月的寬頻,就怕她網不夠快!她沉默了一會兒,就有人要跟我視頻,我心裡顫了一下,萬一長得嚇人我就下線,再把她踢出好友!圖像打開啦,出現了一個法國女孩,看上去不是很大,跟她報得年齡差不多,在法國女人來講她算不上驚豔的那種, 臉有點胖,眼睛長長的,算是那種很可愛的女孩。頭髮和眼睛是都棕黑色的,但是皮膚是白的,鼻子有點長,但是還算好看,嘴就有點太薄了,歐洲薄嘴的女人不多見。她的臉上有一種接近不健康的白色,大概是在家裡她的妝化得不重。看到了我的視頻,她的第一反應是,敲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然後說:「你不是法國人???」 我心裡罵到,我填的資料是外國學生,在那裡寫的很清楚,你瞎了???!!!看不到???浪費我時間,我說:「你要是不喜歡就算了。」她連忙說對不起,沒有想到,但是。。。 她沒說我也猜得到,她想說亞洲人也有這樣的嗎? 我笑了下,打字給她,我說我們都一樣是人! 她點了下頭。開始跟我聊天。然後我就丟人啦,她打字越來越快,而且都是法語省略用法,我看她的話十分吃力,還要想怎麼回答她,要問她什麼。好幾次她都疑問我「你還線上嗎?怎麼不說話!!」 這賤人,你以為我打法語那麼快嗎?你不服咱們拼漢字啊?你認得一個嗎?我又不敢開音頻,要讓我房東聽到了一定認為我是個神經病。我只好說我法語打得慢,請她等一等。她說好的。透過她的圖像我猜她是在家裡,坐在床上,看到牆上掛著一幅半邊的帥哥,大概是她的偶象吧?我問她是怎麼進那個社團的,為什麼會想找一個人虐待她?沒想到她不說話了,只是看著螢幕,大概有六七分鐘的樣子,然後我發現她流淚了?我急忙問怎麼了?她說她不太愛說話,也不善於跟人交流,沒有人喜歡她,交了男友也是她主動找那個男孩。那個男孩對她很不好,還有好幾個女朋友,經常帶那些女的到她那裡一起過夜。 我●的,有沒有搞錯?法國男的這麼爽?這也太囂張了吧?她說前兩天,她的男朋友拿了她的錢,去德國了,說再也不回來了!她說她想去殺了他還是想讓他去死,我沒看太懂,反正就那意思。 我說,那你再找個男朋友就好了,幹嘛要找個主人虐待你呢?她說找了,在酒吧裡找了很多男人回家,但是第二天都離開了?因為他們只是想找人作愛,不想玩什麼 SM、主人奴隸。我問她是幹什麼的工作的,她說她在一家公司做秘書工作。我說我還是學生,我可沒有錢。她看了看我說,她不需要錢,她只想找個男人!能讓她開心就好。她問我,你需要錢嗎?我●,拿我當小白臉了?我明白的告訴她,NO!!!!多麼違心的一句話啊!我是要錢,但絕不會這樣向一個女人伸手! 我又對她說,我說我們不是那種平常的朋友,是要變成主人跟奴隸關係,我會打她,虐待她,還會狠狠的對待她!沒想到她竟然笑了!果然是變態!她說沒關係,她的男朋友以前總是這樣對她的,只是那個男友,討厭她才打她,向她要錢然後FUCK後離去。我問她,我真的可以那樣的對她嗎?她沒說話,把手臂伸向鏡頭,我看到兩道淺淺的刀痕,從腕一直劃到肘,而且是剛劃不久的,很嚇人。她說她很痛苦,很煩躁,這兩道疤痕是她自己劃的,說她有時想去海裡淹死自己! 我●,還有自虐傾向。我開始有點理解她的心情了!我問她吸毒嗎?酗酒嗎?她也簡單的回答了一個字,NEVER(從不)! 我沒問她別的家庭什麼的,一是沒必要,二是也算人家的隱私嘛!然後她問了個讓我很生氣的問題,「你叫什麼?」 我天吶!現在才問這個?看來叫什麼對她來說不重要,我說我叫YU。她只打了個O!表示明白!她說她想看我的證件,跟我的居留證件,還有駕照。我把我的證件向著鏡頭擺了三分鐘。她也把她的證件讓我看了,SELINA,26歲,出生於普瓦傑。一但看了證件,一切都變的真實了起來,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說了,她好像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去。 她突然說「你要我現在做些什麼嗎?」 我猛然醒悟,可以先在網上試下嘛,比起聊天、看A片有趣多了。 我問:「你方便麼?」她說她男朋友走了以後就她一個人了。我問她:「你準備好做我的奴隸了麼?」 她想了想,說,她不瞭解我,不過我們可以先試一下。不知道我是不是能給予她想得到的。 我又重申了一遍,我會狠狠的對待她,讓她有一個可怕的主人。她說知道了。她會做我想讓她做的任何事,但是不能去傷害別的人。我說那當然。她最後問了一句,「那你會愛我嗎?」我回答說我會像對待我養的一條狗一樣的對待她。她說,不用那樣的。我想她是誤會了,因為法國人對自己養的狗好的真是沒話說!有的人會為了狗把子女跟妻子攆出門外!我解釋了一下說,就像一隻我養的寵物。她說只要我喜歡她就行了! 我問她,做為一個奴隸她準備好了麼?如果回答OUI(是),當你敲下鍵盤的那一刻你就是我的奴隸了!要好好想一下。 她沒有猶豫,但也沒打是,而是JE VOUS ATTENDEZ(我在等你的命令)。果然,她一動不動的對著鏡頭看著我。我的心裡有些緊張了,一時還真不知道說什命令才好。我以前只是跟女友玩過類似的,把她漂亮的臀部打腫之類的,但也是半開玩笑半調情,女友也是遷就我才配合一下。這是第一次做這麼刺激的事,還是在網上螢幕的另一邊,還是一向以高傲浪漫自稱的法國女人。看來法國女孩,「漫」字可以去掉,夠浪的!但是我不能這樣不知所措,調教的東東我看多了。「你離螢幕近一些!」這是我的第一個命令,總不能開始就要求太高吧,一步一步來吧。她聽話的往鏡頭方向挪了挪,我可以更清晰的看到她的臉,雖然她是圓臉,但是給人憔悴的感覺。 「用舌舔自己的嘴唇!」她聳了下肩,仿佛對這簡單的命令不削去完成,這個輕微的動作並沒逃過我的眼睛。她張開嘴用她淡紅的舌開始舔她薄薄的嘴唇。沒有安潔莉娜裘莉的那種性感,給我的感覺是一種蔑視。我馬上打字說「你剛才心裡想什麼?你在輕視我對你的命令?」 「沒有!真的,我只是沒想到。」她有些急了,慌忙的打回給我。 我只打了兩個字,「說謊!」然後我又對她說,「你知道一個對主人撒謊的奴隸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嗎?」她盯著螢幕看了半天,打出了簡單的 J SAIS PA!(不知道!)tmd!欠打!我心裡暗暗念著。 「脫掉你的上衣,全部。」發出這道命令時我感到我的血沖到了我的頭部! 她開始解開她上衣的鈕扣。快!!!我有點想向著螢幕狂吼了!她不再停頓,很快的脫掉了那件黃綠色的襯衫,裡面是白色的布拉夾。當這件帶著花紋的東西離開她的身體時,我有點驚訝了。還真不小,最少有C罩,比我聊過激情裡面的大多中國女孩要大得多!她好象也不是第一次在鏡頭前脫衣服,很會找到讓她豐滿的身體正對螢幕的角度。 「捏住你的左乳!」我發著我的命令。這些字句可難不倒我,我買的法國色情畫報裡面類似的辭彙很多呢,我專門查過的!她用手擰住了她的左乳頭,看來她並不是第一次作這樣的動作。「要更用力!作為對你剛才說謊的懲罰。」我的命令很快就出現在她那裡。她果然用力的擰著自己。大約過了一分鐘,我說停。想看下她是否騙我的視覺。她把擰過的左乳湊近了鏡頭。她沒有欺騙我,她扭得很用力,連乳暈外的白晰的肌膚都帶了一抹紅色! 「換另一個。」這她早有準備,右手找上了她的另一乳尖!她還是扭得很用力!臉上也帶出了痛苦的表情。但卻沒有停下來的感覺! 當我讓她停下的時候,她的雙乳更加挺拔了!有點肉色的乳尖開始發紅。我問她現在肯承認剛才對我說謊了嗎?她發過來說,「真的沒有,主人,我只是覺得你讓我做的事太容易了!」這是她第一次叫我主人,看來她接受了她的位置。但是我容忍不了她的強嘴。我開始給她訂我們的第一條規矩。 「以後我不想聽到你對我說,不,不行,沒有,不可能,不要。。。。類似的話!」該死的法語這樣詞有好多哦!我怎麼一時想得起來全部?她回答說知道了。我又說,「我的命令就是一切,無論怎樣她都要馬上照辦,否則…」她回答,「當然。否則懲罰。」 乖!這樣還象個奴隸的樣子!她對我說,她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婊子!我說,不是像婊子,而是一個奴隸!她點了點頭! 「把你的下半身也脫光。」這個命令她好像等了好久,馬上站起來褪下了一條短裙,然後飛快的脫掉了那條T型內褲!快得連我都沒有看清它的顏色。她沒有馬上坐回到床上,而是站在那裡,讓我能夠看到她的雙腿之間,好像故意沒有併攏雙腿。我笑了,這個女孩心機的向我展示她的魅力。但是她錯了,我不是沒見過女人的小男孩子。法國,西班牙,德國,荷蘭,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我對她茂密的地方並不是十分狂熱。說實話,她有點胖,但小腹還算平袒,腰也算不粗。跟絕大多數法國女人一樣有著碩大的屁股,從腰以下有個顯著的膨脹,然後到小腿再瘦下去!大概就是中國常說的魔鬼的身材吧!畢竟像蘇菲瑪索那樣的體型並不多!過了四十歲,就不能看嘍! 「轉過身去。」當她再次坐回到螢幕前的時候,我命令到。她沒有再站起來,直接收起了雙腿,轉了過去。並扭回頭看著螢幕。我的螢幕上出現了 她豐滿的屁股,使我的鏡頭畫面亮度增加了不少。我甚至能看到她屁股上輕輕的體毛。法國女人的體毛比中國女孩要重得多,看不出來,但撫摸上去時可以清楚感受到細膩皮膚之外的那層汗毛。她的屁股很美,是我喜歡的那種圓潤,臀肉很厚,即使撅起來時也不會看到骨頭。我感到我的下面在褲子裡面擠得很難受! 當欣賞過她的身體後,我問她那裡有什麼拍打的用具。她說有,轉身去床下拿出了一條九尾鞭,一看就是買的。在法國隨便哪個SEXSHOP都有賣。一個掌型拍,竟然是帶鐵釘的那種。一個藤條。就這些了。過了一下,她好像想起了什麼又去旁邊壁櫥裡拿出了一條寬皮帶,還是紅色的女士用的!這都是我在SP片子裡常看到的東東,她竟然全有,我猜想她肯定不是因為前男友虐待她就喜歡被虐那麼簡單。 「自己選一個,不用我教你怎麼用吧!」我毫不停頓的發出命令。她眼睛迷茫的看了螢幕一下,在那一瞬間我感到她的眼神很美。一種無助的感覺。隨後打字問我COMBEIN?(多少?)「十下。」她選了那個掌型拍,轉過身去,撅起屁股熟練的扇在那白白的屁股上。可惜她動作太快,我的畫面上出現了停頓。遺憾,還沒有聲音,(這什麼片子嘛!!!我要求退貨!!!)我也不知道她打了幾下,我看到當她拍子落在屁股上時她不長的頭髮都會向上甩起。我只知道她絕不是第一次自己打自己,而她說的話也不是太可信,她還在騙我!沒關係,以後我會拷問出來的!她結束的時候沒有馬上轉過身來!而且十下都打在同一邊。使那邊臀肉上有八顆清楚鮮紅的鐵釘印痕。 當她轉過臉來的時候,看到的是我發出的,「另一邊,十下。」簡潔的命令。於是那個動人的屁股又出現在我的畫面。一半白皙,一半紅紅的,我覺得我的喘氣變粗了好多。她把手臂高舉出畫面,重重的落在她的屁股上。在我腦海裡想像出「啪!啪!啪!啪!啪!」的聲音。我的本能對我提出了強列的抗議,我想起了見到美女時的寒羽良!看著打完了紅紅的屁股,我知道今夜是我又一個難眠的夜晚。哎~~ 我的女朋友沒在我身邊! 當她轉身坐回到螢幕前,我看到她的胸部上下起伏著,她興奮了!喘息了!這就可以讓她有快感,她一定受過別人的調教!小騙子,你當我白癡麼?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可是就當她給我打字的時候,畫面突然中斷了。傳送被中斷,她的名字也暗了。很明顯她斷線了! TMD!!!!有沒有搞錯,我的調教才剛剛開始啊!!!她上的到底什麼破網啊,早跟這幫法國人說過,要用FREEBOX的網,雖然貴點但穩定啊!這幫貪錢的傢伙!我目瞪口呆的望著螢幕,不覺間快凌晨三點了。她還會上來麼?明天可不是什麼休息日,她要上班,我要上學的!但是我感到她一定會上來的。大約過了三四分鐘,她上來了,急不可待的要求視頻。我選了拒絕,她可能以為我點錯了。再次要求視頻,我再次點了拒絕。她大概急了,又一次要求,我還是點拒絕。六次,七次。我的螢幕上差不多快滿是她的申請了。我還是再點拒絕,她給我打字了。「主人,請你原諒你的奴隸吧,她剛才太興奮了,碰到了網路線。她真的再也不敢了,請您狠狠的懲罰她吧,打死她都可以,但是不要拋棄她。」 這樣的話可不是我教的,她一定也對別人說過這樣的話。她的句字變成了第三人稱,而且絕不會是忙亂出錯,法語的第三人稱變位跟第一人稱第二人稱截然不同。但是我不想再在視頻上看到她了,那對她或許是一種享受,對我卻是一種折磨。我打字給她,說,「我還會要她的,她也不是故意的,但是要狠狠的懲罰。而我今晚不想看到她了!」 她沉默了幾分鐘,給我發過來。「我們見面吧,定個約會,我很想見見我的主人!可以讓主人當面懲罰我!」理由還挺充份的。我想了一下,其實有點擔心,這很可能是個圈套,但是為了這算計我一個留學生也太煞費苦心了吧。而且她的興奮也不是裝出來的!「你在哪個城市?」她回答讓我吃了一驚,離我住的城市並不算遠,40分鐘的車程,對於很多法國人每天上下班都要開這麼遠的路!我回答了我所在的城市,她說她對我住的城市並不陌生,她經常來辦一些事的!然後她發過來問,明天幾點在哪裡見面?明天???有沒有搞錯,我明天滿滿的課哎!我問她明天她不用上班麼?她說她可以請假的。我有點感動了,法國人隨便是隨便,但是絕不會隨便請假,哪怕她的子女生了病。除非是直系親屬去世。但我想起我教授那狠狠的目光,我今天才惹惱了他,明天要不去上課,他肯定會惱羞成怒,到時我想拿到學分肯定是作夢了! 「不行,我明天有課。」我堅決的回答她。我猜我的回答很出她意外,她問我是不是不喜歡她了?我說那到不是,只是真的有事。她說,那就後天。她中午就能趕過來。什麼???後天??後天是我打工的好日子,才工作八個小時,一小時十歐元哎!不知道嫉紅了多少同學的眼睛才找到的好工作,哪能隨便說不去就不去。我說後天也不行。她問為什麼?我說你忘記了剛才我給你訂的規則嗎?我說的話就是一切!她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她說,那就三天後吧,她真的很想見見我,SI LE VOUS PLAIS(求求你)。哎~~~我的心總是軟的。我說,好吧,但是你要到市中心的大鐘底下等我,要穿紅裙子,要帶著那條皮帶來!兩點鐘在那裡等我。她回答說,那是不是太繁華了,人很多啊。我提醒她說,你忘了,我說的話就是一切!?她敢忙說, 對不起主人,真的忘記了,請主人一起懲罰。到時我一定去。但她肯定不知道螢幕上回映出我的獰笑!

◎停車作愛 (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停車作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不停車也能作!

第一章 相識、視頻

我在法國是住在大西洋海岸旁,法國西南部的一個小城市,人口不過六萬,是一座旅遊城市,很美,很安靜治安也很好。我在這裡完成我的學業生涯。也在這裡認得了她,一個法國女孩,賽琳娜。她現在做了我的奴隸,那是我從來沒有想到的過的。我的奴隸賽琳娜(SELINA) 是一位法國中型貿易公司的秘書。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網上視頻,從那以後開始了我跟她的這段瘋狂的日子。

那段日子是我十分不順心的時候。女朋友去了馬塞念她的專業去了,走之前說的甜甜的,什麼她每個月都會回來的,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或在網上視頻什麼的。現在都過了一個半月了,只例行公事的給我打了個電話,忙!!太忙!!又要打工又要完成教授留的任務,實在是沒時間上網。更沒時間回來看我這個她思念的老公了!鬼話連篇!!現在的女孩子,不知道為什麼總說一些連她自己都不肯相信的鬼話。忙?你夜裡總不忙吧?不愛我了就直說嘛!有什麼了不起。加上那天我在課程設計中算錯了一個重要的程式,遭到了教授猛烈的批判,說什麼要是用在工程中會出大問題的,會造成多大的損失。tmd! 我不是還在跟他學嘛,要是我作的東西一點問題都沒有我還學什麼?見他的大頭鬼!恰巧今天房東老太太又找我的毛病,說什麼總不打掃衛生間,還浪費水。廢話,搞衛生不是更浪費水???當時我真想在她胖胖帶著皺紋的臉上很很打上一拳!!但鑒於她每個月只收我百十歐元的房租,我還是忍了吧! 

沒好氣的回到房間,打開電腦連上網,又惹來我一肚子氣。大學學生會竟然要我去繳會費,要不然就去參加三天的義工工作。有沒有搞錯,我哪來的時間去那裡幹活,我去打工都是論小時算歐元的,三天???他們到是真不傻!隨手打開了在法國的一個成人BBS,我經常會在裡面找到一些另我感興趣的電影。偏巧那天那個BBS升級,什麼都打不開!難道要去看電視嗎?看著那群無聊的法國鬼子坐在那裡沒完沒了的閒聊?正規檔案打不開,廣告可不少,彈出了五六個色情廣告。我隨手點開了一個,是一個社會性的色情調查廣告。和一些無聊的人組成的社團資訊,交友資訊。

我平常這些東西是不看的,因為在歐洲這些大都是要收費的,就是把你銀行的卡號輸進去,然後沒完沒了的扣錢!我哪有那麼多的錢給它扣??

但是今天我看的這個是調查性的廣告,讓你選一些你對性方面的喜好跟要求!我無意間瞄了一眼在一個角落有soumission(虐待)的字樣,正合我意,我現在恨不能找個人來好好出出氣。我就開始點選那個調查。上面「你的喜愛」我填了SPANK、跟臀部的刑罰;還有虐待、跟SLAVE角色扮演等。(好多詞好偏哦,我可不全認得,是查字典才弄明白的)還特別填上了非法國人的選項,別以為只有法國佬會玩這個!!??票投了出去,回給我一個十分感謝你參加調查什麼的,然後下面給了幾個法國類似社團的網址,我細看了一下,有巴黎的、里昂的、波爾多的,竟然還有一個小社團是我們省的。管它呢進去看看也好。這個社區的主題是SPANKspankspank,好狠,打死誰呀!但是好可憐哪,我省的那個社團只有十幾個人登錄留下了簡單的資料。這樣少的人碰到一起的機會一般也沒有,而且女的就更少了,漂亮妹妹,你猜會有嗎?我查了一下,有七個是女性,三個是女王傾向,兩個是MADAME(就是老女人啦!)只有兩個是26歲跟24歲的。我也填了資料,弄了個帳號。然後我選了那個26歲的女孩,她的名字叫賽琳娜,她的資訊是這樣留的。

我是一個孤獨的女孩,沒有人很喜歡我。我喜歡性,口交,性交,肛交都常常讓我興奮,但是一千遍以後,這些都讓我厭煩,沒有新鮮感。再沒有那種動人的東西在裡面,哪怕痛苦的興奮也好。希望在這裡能找到刺激跟失去的快樂!!

興趣留的是:皮鞭,抽打,虐待,奴隸,跟SPANK。

我看到這裡覺得有些興奮了,我也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反正我的法語水準理解也就這樣了。一個想找刺激的丫頭,那還不容易。很可惜她沒留照片,說不定長得有多嚇人呢!!再看看上次登錄的時間,兩天以前,看來她常來的!而且沒有人給她留過言,大概其它人也很少登錄這個冷冷的社區吧!管她呢,我給她留了言說,如果你想要一個主人,並死心塌地的被他虐待,直到他對你厭煩了為止;如果你想要尋求痛苦刺激跟可怕的回憶,你可以找我。我留下了我的MSN。隨後我就離開去作飯了!沒抱什麼太大希望,她畢竟是法國人,找主人也是找法國的,怎麼會給我回話!?

晚上我被電腦資訊傳來聲驚醒,因為我在下載東西。電腦就沒關掛在網上。是一個名叫賽琳娜的女孩給我發的信息,說想聊聊!我的心裡一陣激動,真的假的?法國人真的這麼膽大?不過我也有點擔心,畢竟我是異鄉人,是不是個陷阱啊?要敲詐點什麼?可是我的資料裡留了我是學生啊,有什麼好給她的?加她進了好友。

她開始只是問我是不是給她留言的那個人,我回答就是我。她停了很久,說她看了我的資料,也看了我的興趣,她覺得很合她的感覺。我提醒她,我是想找一個奴隸,不是找個主人,這個可得先說清,我知道外國人是很變態的,我可不一定受得了!她說她看得很清楚,但是有點害怕我是騙子,或是罪犯,黑幫什麼的。我說那沒關係,好辦,可不可以視頻,我可以給她看我的證件跟一切材料。其實我是想趁機看看她的模樣!我怕什麼?我裝的可是九十八歐元一個月的寬頻,就怕她網不夠快!她沉默了一會兒,就有人要跟我視頻,我心裡顫了一下,萬一長得嚇人我就下線,再把她踢出好友!圖像打開啦,出現了一個法國女孩,看上去不是很大,跟她報得年齡差不多,在法國女人來講她算不上驚豔的那種, 臉有點胖,眼睛長長的,算是那種很可愛的女孩。頭髮和眼睛是都棕黑色的,但是皮膚是白的,鼻子有點長,但是還算好看,嘴就有點太薄了,歐洲薄嘴的女人不多見。她的臉上有一種接近不健康的白色,大概是在家裡她的妝化得不重。看到了我的視頻,她的第一反應是,敲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然後說:「你不是法國人???」

我心裡罵到,我填的資料是外國學生,在那裡寫的很清楚,你瞎了???!!!看不到???浪費我時間,我說:「你要是不喜歡就算了。」她連忙說對不起,沒有想到,但是。。。

她沒說我也猜得到,她想說亞洲人也有這樣的嗎?

我笑了下,打字給她,我說我們都一樣是人!

她點了下頭。開始跟我聊天。然後我就丟人啦,她打字越來越快,而且都是法語省略用法,我看她的話十分吃力,還要想怎麼回答她,要問她什麼。好幾次她都疑問我「你還線上嗎?怎麼不說話!!」

這賤人,你以為我打法語那麼快嗎?你不服咱們拼漢字啊?你認得一個嗎?我又不敢開音頻,要讓我房東聽到了一定認為我是個神經病。我只好說我法語打得慢,請她等一等。她說好的。透過她的圖像我猜她是在家裡,坐在床上,看到牆上掛著一幅半邊的帥哥,大概是她的偶象吧?我問她是怎麼進那個社團的,為什麼會想找一個人虐待她?沒想到她不說話了,只是看著螢幕,大概有六七分鐘的樣子,然後我發現她流淚了?我急忙問怎麼了?她說她不太愛說話,也不善於跟人交流,沒有人喜歡她,交了男友也是她主動找那個男孩。那個男孩對她很不好,還有好幾個女朋友,經常帶那些女的到她那裡一起過夜。

我●的,有沒有搞錯?法國男的這麼爽?這也太囂張了吧?她說前兩天,她的男朋友拿了她的錢,去德國了,說再也不回來了!她說她想去殺了他還是想讓他去死,我沒看太懂,反正就那意思。

我說,那你再找個男朋友就好了,幹嘛要找個主人虐待你呢?她說找了,在酒吧裡找了很多男人回家,但是第二天都離開了?因為他們只是想找人作愛,不想玩什麼 SM、主人奴隸。我問她是幹什麼的工作的,她說她在一家公司做秘書工作。我說我還是學生,我可沒有錢。她看了看我說,她不需要錢,她只想找個男人!能讓她開心就好。她問我,你需要錢嗎?我●,拿我當小白臉了?我明白的告訴她,NO!!!!多麼違心的一句話啊!我是要錢,但絕不會這樣向一個女人伸手!

我又對她說,我說我們不是那種平常的朋友,是要變成主人跟奴隸關係,我會打她,虐待她,還會狠狠的對待她!沒想到她竟然笑了!果然是變態!她說沒關係,她的男朋友以前總是這樣對她的,只是那個男友,討厭她才打她,向她要錢然後FUCK後離去。我問她,我真的可以那樣的對她嗎?她沒說話,把手臂伸向鏡頭,我看到兩道淺淺的刀痕,從腕一直劃到肘,而且是剛劃不久的,很嚇人。她說她很痛苦,很煩躁,這兩道疤痕是她自己劃的,說她有時想去海裡淹死自己!

我●,還有自虐傾向。我開始有點理解她的心情了!我問她吸毒嗎?酗酒嗎?她也簡單的回答了一個字,NEVER(從不)!

我沒問她別的家庭什麼的,一是沒必要,二是也算人家的隱私嘛!然後她問了個讓我很生氣的問題,「你叫什麼?」 我天吶!現在才問這個?看來叫什麼對她來說不重要,我說我叫YU。她只打了個O!表示明白!她說她想看我的證件,跟我的居留證件,還有駕照。我把我的證件向著鏡頭擺了三分鐘。她也把她的證件讓我看了,SELINA,26歲,出生於普瓦傑。一但看了證件,一切都變的真實了起來,我有點不知道怎麼說了,她好像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下去。

她突然說「你要我現在做些什麼嗎?」 我猛然醒悟,可以先在網上試下嘛,比起聊天、看A片有趣多了。 我問:「你方便麼?」她說她男朋友走了以後就她一個人了。我問她:「你準備好做我的奴隸了麼?」 她想了想,說,她不瞭解我,不過我們可以先試一下。不知道我是不是能給予她想得到的。

我又重申了一遍,我會狠狠的對待她,讓她有一個可怕的主人。她說知道了。她會做我想讓她做的任何事,但是不能去傷害別的人。我說那當然。她最後問了一句,「那你會愛我嗎?」我回答說我會像對待我養的一條狗一樣的對待她。她說,不用那樣的。我想她是誤會了,因為法國人對自己養的狗好的真是沒話說!有的人會為了狗把子女跟妻子攆出門外!我解釋了一下說,就像一隻我養的寵物。她說只要我喜歡她就行了!

我問她,做為一個奴隸她準備好了麼?如果回答OUI(是),當你敲下鍵盤的那一刻你就是我的奴隸了!要好好想一下。

她沒有猶豫,但也沒打是,而是JE VOUS ATTENDEZ(我在等你的命令)。果然,她一動不動的對著鏡頭看著我。我的心裡有些緊張了,一時還真不知道說什命令才好。我以前只是跟女友玩過類似的,把她漂亮的臀部打腫之類的,但也是半開玩笑半調情,女友也是遷就我才配合一下。這是第一次做這麼刺激的事,還是在網上螢幕的另一邊,還是一向以高傲浪漫自稱的法國女人。看來法國女孩,「漫」字可以去掉,夠的!但是我不能這樣不知所措,調教的東東我看多了。「你離螢幕近一些!」這是我的第一個命令,總不能開始就要求太高吧,一步一步來吧。她聽話的往鏡頭方向挪了挪,我可以更清晰的看到她的臉,雖然她是圓臉,但是給人憔悴的感覺。

「用舌舔自己的嘴唇!」她聳了下肩,仿佛對這簡單的命令不削去完成,這個輕微的動作並沒逃過我的眼睛。她張開嘴用她淡紅的舌開始舔她薄薄的嘴唇。沒有安潔莉娜裘莉的那種性感,給我的感覺是一種蔑視。我馬上打字說「你剛才心裡想什麼?你在輕視我對你的命令?」

「沒有!真的,我只是沒想到。」她有些急了,慌忙的打回給我。

我只打了兩個字,「說謊!」然後我又對她說,「你知道一個對主人撒謊的奴隸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嗎?」她盯著螢幕看了半天,打出了簡單的 J SAIS PA!(不知道!)tmd!欠打!我心裡暗暗念著。

「脫掉你的上衣,全部。」發出這道命令時我感到我的血沖到了我的頭部!

她開始解開她上衣的鈕扣。快!!!我有點想向著螢幕狂吼了!她不再停頓,很快的脫掉了那件黃綠色的襯衫,裡面是白色的布拉夾。當這件帶著花紋的東西離開她的身體時,我有點驚訝了。還真不小,最少有C罩,比我聊過激情裡面的大多中國女孩要大得多!她好象也不是第一次在鏡頭前脫衣服,很會找到讓她豐滿的身體正對螢幕的角度。

「捏住你的左乳!」我發著我的命令。這些字句可難不倒我,我買的法國色情畫報裡面類似的辭彙很多呢,我專門查過的!她用手擰住了她的左乳頭,看來她並不是第一次作這樣的動作。「要更用力!作為對你剛才說謊的懲罰。」我的命令很快就出現在她那裡。她果然用力的擰著自己。大約過了一分鐘,我說停。想看下她是否騙我的視覺。她把擰過的左乳湊近了鏡頭。她沒有欺騙我,她扭得很用力,連乳暈外的白晰的肌膚都帶了一抹紅色!

「換另一個。」這她早有準備,右手找上了她的另一乳尖!她還是扭得很用力!臉上也帶出了痛苦的表情。但卻沒有停下來的感覺!

當我讓她停下的時候,她的雙乳更加挺拔了!有點肉色的乳尖開始發紅。我問她現在肯承認剛才對我說謊了嗎?她發過來說,「真的沒有,主人,我只是覺得你讓我做的事太容易了!」這是她第一次叫我主人,看來她接受了她的位置。但是我容忍不了她的強嘴。我開始給她訂我們的第一條規矩。

「以後我不想聽到你對我說,不,不行,沒有,不可能,不要。。。。類似的話!」該死的法語這樣詞有好多哦!我怎麼一時想得起來全部?她回答說知道了。我又說,「我的命令就是一切,無論怎樣她都要馬上照辦,否則…」她回答,「當然。否則懲罰。」 乖!這樣還象個奴隸的樣子!她對我說,她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婊子!我說,不是像婊子,而是一個奴隸!她點了點頭!

「把你的下半身也脫光。」這個命令她好像等了好久,馬上站起來褪下了一條短裙,然後飛快的脫掉了那條T型內褲!快得連我都沒有看清它的顏色。她沒有馬上坐回到床上,而是站在那裡,讓我能夠看到她的雙腿之間,好像故意沒有併攏雙腿。我笑了,這個女孩心機的向我展示她的魅力。但是她錯了,我不是沒見過女人的小男孩子。法國,西班牙,德國,荷蘭,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我對她茂密的地方並不是十分狂熱。說實話,她有點胖,但小腹還算平袒,腰也算不粗。跟絕大多數法國女人一樣有著碩大的屁股,從腰以下有個顯著的膨脹,然後到小腿再瘦下去!大概就是中國常說的魔鬼的身材吧!畢竟像蘇菲瑪索那樣的體型並不多!過了四十歲,就不能看嘍!

「轉過身去。」當她再次坐回到螢幕前的時候,我命令到。她沒有再站起來,直接收起了雙腿,轉了過去。並扭回頭看著螢幕。我的螢幕上出現了 她豐滿的屁股,使我的鏡頭畫面亮度增加了不少。我甚至能看到她屁股上輕輕的體毛。法國女人的體毛比中國女孩要重得多,看不出來,但撫摸上去時可以清楚感受到細膩皮膚之外的那層汗毛。她的屁股很美,是我喜歡的那種圓潤,臀肉很厚,即使撅起來時也不會看到骨頭。我感到我的下面在褲子裡面擠得很難受!

當欣賞過她的身體後,我問她那裡有什麼拍打的用具。她說有,轉身去床下拿出了一條九尾鞭,一看就是買的。在法國隨便哪個SEXSHOP都有賣。一個掌型拍,竟然是帶鐵釘的那種。一個藤條。就這些了。過了一下,她好像想起了什麼又去旁邊壁櫥裡拿出了一條寬皮帶,還是紅色的女士用的!這都是我在SP片子裡常看到的東東,她竟然全有,我猜想她肯定不是因為前男友虐待她就喜歡被虐那麼簡單。

「自己選一個,不用我教你怎麼用吧!」我毫不停頓的發出命令。她眼睛迷茫的看了螢幕一下,在那一瞬間我感到她的眼神很美。一種無助的感覺。隨後打字問我COMBEIN?(多少?)「十下。」她選了那個掌型拍,轉過身去,撅起屁股熟練的扇在那白白的屁股上。可惜她動作太快,我的畫面上出現了停頓。遺憾,還沒有聲音,(這什麼片子嘛!!!我要求退貨!!!)我也不知道她打了幾下,我看到當她拍子落在屁股上時她不長的頭髮都會向上甩起。我只知道她絕不是第一次自己打自己,而她說的話也不是太可信,她還在騙我!沒關係,以後我會拷問出來的!她結束的時候沒有馬上轉過身來!而且十下都打在同一邊。使那邊臀肉上有八顆清楚鮮紅的鐵釘印痕。

當她轉過臉來的時候,看到的是我發出的,「另一邊,十下。」簡潔的命令。於是那個動人的屁股又出現在我的畫面。一半白皙,一半紅紅的,我覺得我的喘氣變粗了好多。她把手臂高舉出畫面,重重的落在她的屁股上。在我腦海裡想像出「啪!啪!啪!啪!啪!」的聲音。我的本能對我提出了強列的抗議,我想起了見到美女時的寒羽良!看著打完了紅紅的屁股,我知道今夜是我又一個難眠的夜晚。哎~~ 我的女朋友沒在我身邊!

當她轉身坐回到螢幕前,我看到她的胸部上下起伏著,她興奮了!喘息了!這就可以讓她有快感,她一定受過別人的調教!小騙子,你當我白癡麼?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可是就當她給我打字的時候,畫面突然中斷了。傳送被中斷,她的名字也暗了。很明顯她斷線了!

TMD!!!!有沒有搞錯,我的調教才剛剛開始啊!!!她上的到底什麼破網啊,早跟這幫法國人說過,要用FREEBOX的網,雖然貴點但穩定啊!這幫貪錢的傢伙!我目瞪口呆的望著螢幕,不覺間快凌晨三點了。她還會上來麼?明天可不是什麼休息日,她要上班,我要上學的!但是我感到她一定會上來的。大約過了三四分鐘,她上來了,急不可待的要求視頻。我選了拒絕,她可能以為我點錯了。再次要求視頻,我再次點了拒絕。她大概急了,又一次要求,我還是點拒絕。六次,七次。我的螢幕上差不多快滿是她的申請了。我還是再點拒絕,她給我打字了。「主人,請你原諒你的奴隸吧,她剛才太興奮了,碰到了網路線。她真的再也不敢了,請您狠狠的懲罰她吧,打死她都可以,但是不要拋棄她。」

這樣的話可不是我教的,她一定也對別人說過這樣的話。她的句字變成了第三人稱,而且絕不會是忙亂出錯,法語的第三人稱變位跟第一人稱第二人稱截然不同。但是我不想再在視頻上看到她了,那對她或許是一種享受,對我卻是一種折磨。我打字給她,說,「我還會要她的,她也不是故意的,但是要狠狠的懲罰。而我今晚不想看到她了!」

她沉默了幾分鐘,給我發過來。「我們見面吧,定個約會,我很想見見我的主人!可以讓主人當面懲罰我!」理由還挺充份的。我想了一下,其實有點擔心,這很可能是個圈套,但是為了這算計我一個留學生也太煞費苦心了吧。而且她的興奮也不是裝出來的!「你在哪個城市?」她回答讓我吃了一驚,離我住的城市並不算遠,40分鐘的車程,對於很多法國人每天上下班都要開這麼遠的路!我回答了我所在的城市,她說她對我住的城市並不陌生,她經常來辦一些事的!然後她發過來問,明天幾點在哪裡見面?明天???有沒有搞錯,我明天滿滿的課哎!我問她明天她不用上班麼?她說她可以請假的。我有點感動了,法國人隨便是隨便,但是絕不會隨便請假,哪怕她的子女生了病。除非是直系親屬去世。但我想起我教授那狠狠的目光,我今天才惹惱了他,明天要不去上課,他肯定會惱羞成怒,到時我想拿到學分肯定是作夢了!

「不行,我明天有課。」我堅決的回答她。我猜我的回答很出她意外,她問我是不是不喜歡她了?我說那到不是,只是真的有事。她說,那就後天。她中午就能趕過來。什麼???後天??後天是我打工的好日子,才工作八個小時,一小時十歐元哎!不知道嫉紅了多少同學的眼睛才找到的好工作,哪能隨便說不去就不去。我說後天也不行。她問為什麼?我說你忘記了剛才我給你訂的規則嗎?我說的話就是一切!她不說話了,過了一會兒,她說,那就三天後吧,她真的很想見見我,SI LE VOUS PLAIS(求求你)。哎~~~我的心總是軟的。我說,好吧,但是你要到市中心的大鐘底下等我,要穿紅裙子,要帶著那條皮帶來!兩點鐘在那裡等我。她回答說,那是不是太繁華了,人很多啊。我提醒她說,你忘了,我說的話就是一切!?她敢忙說, 對不起主人,真的忘記了,請主人一起懲罰。到時我一定去。但她肯定不知道螢幕上回映出我的獰笑!


Posted: 2010-05-26 16:10:04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