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眠中越睡越難過,摩擦著雙腿,半夜胯下傳來劇痛。痛醒了我,痛的好想拿把刀把懶叫懶葩割割掉算了。我搖醒了阿貞。「阿貞鑰匙!我老二很痛。」她沒有任何反應,我又搖了搖她。「你不要演了,以為可憐兮兮,我就會拿鑰匙出來。你不要騙人了。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她背著我,完全不理。我在浴室裡,拿著蓮蓬頭不斷沖洗的cb,企圖讓胯下那幾兩肉舒服一點。冰涼讓我有些舒緩,好讓我有些睡意。挨著到天亮,出門前,找著夏董添購的撐拖彈性好的三角內褲,卻發現不翼而飛。勉強的穿上四角褲,但仍無力抵抗地心引力。 在阿貞腳套上高跟鞋,我衝了出來。「阿貞,我今晚部門要在溫泉飯店舉辦聚餐,你可以先把cb解下來嗎?」她持疑。「回來以後,我會再戴上cb的。」我已位於下位、低聲下氣。 「你不要再說謊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去跟其他人睡,到處亂玩?想要我拿出鑰匙來,讓你下班可以去野。你做夢。」她理都不理的,甩門而出。 為了趕在九點以前站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切都用趕的。提早了五分鐘到,織田跟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到達辦公室了。「新同事,你今天有早一點到喔。」織田笑著端詳我的臉孔。「你的鼻子怎麼了?」還沒回答,他已經說了:「鼻子腫成這樣,我不會讓你出去的。」 「經理,阿守今天再不出去,這週的業績恐怖⋯⋯」站在位子上的小陳還沒說完,織田已經站起來。走出座位,站在走道中央。 「小藍,九點了,先開早會。」 站著時,我不斷的感覺到西裝褲裡頭的cb一吋一吋的拉著我的懶葩往下,痛的我,腰都快挺不直。織田邊講話邊巡著每個人,他站在我的背後,推著我的肩膀,要我抬頭挺胸。「你是沒老二啊!站都站不直。」 大家都外出後,我私下找了織田,希望可以免掉晚上的聚會,但只是一頓斥責。他並不允許戴著cb的我逃避。 懷著忐忑的心情,到了溫泉飯店。寬敞的和室、ㄇ馬蹄形的擺設,隨著大家依序到場,更換浴衣入座。和小陳在隔壁更衣室,旁邊另幾組的些人,口銜白布,在胯下繞成了一條兜襠,再穿上浴衣。「你怎麼還穿著西裝,趕快換一換,好進去裡頭啦。」他已經脫的只剩件內褲,下一秒他已經光了屁股,和旁邊的人一樣,穿起丁字褲,伸手進浴衣裡頭。「那是老闆送的『褌』,只有表現優異的業務才會獲得。你在發什麼呆啊!」 小陳綁好腰帶後,一直站在我旁邊等著。我脫的只剩條內褲,正準備穿起浴衣。「浴衣底下不能穿這種內褲,趕快脫掉。」我望了一眼。「我不習慣⋯⋯」「沒辦法喔,織田會要求到這麼細節。而且你等會要自我介紹,浴衣一脫,織田便會看見。你幾乎確定會要公開spanking了,不要再往上加次數了!」我苦苦皺著臉,轉過身,背對著小陳,脫掉內褲。他按著我的肩膀,硬把我正面轉了過來。我訝異的看見他的臉,他看見我的胯下。「你!」小陳的驚訝,引來旁邊在場的同事圍觀。我羞愧的紅了臉,紅了脖子耳朵。 「你是貞操帶使用者啊!」其中一名不熟的同事說著。他們七嘴八舌的說著關於貞操帶的事情,然後散開。 陸陸續續的有同事入座,大家都等著織田。現場異常的安靜,完全不像個聚會。當門打開,穿著浴衣的織田帶著穿著西裝的夏董進來。我看見夏董對織田相當的客氣。夏董會注意到角落的我嘛,心裡頭這麼想時,夏董的目光向我投射,而我此刻想著如果能夠回到夏董身邊就好了。 織田和夏董向著在場同事們舉杯後,大家才打破安靜,開始交談喧鬧。把酒言歡之餘,有人對織田說著想先泡湯之後再用餐。織田突然對著我說話,中氣十足的他,聲音穿越在場吵雜聲到我面前。「新同事趕快站起來,跟大家自我介紹。有前輩等不及,想先去泡湯了。」 我抖著腳站起來。剛剛在旁邊房間,都可以讓我羞愧如此,現在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像個變態似的,脫光,大聲自我介紹,真是顏面無存。如果待在夏董身邊,就不會有這種事情。我站在大家面前,整個人像炸蝦紅通的冒著氣和汗。已經知道狀況的小陳,似乎沒有幫我的意思。我沮喪的看著夏董,希望他救我離開這個場面,但他沒說話,沒有其他表情。 沒有後路可退,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衝。顫抖的解開腰帶,按著織田秘書小藍交代的方式,脫掉了身上的浴衣,雙手托在背後,張開雙腿、抬頭挺胸,大聲報上自己的名字。「請大家多多指教!」我的雙眼不能看著其他人,我不敢看著誰誰誰,我只能望著眼前織田身邊的夏董。假裝現在只是在夏董的別墅裡頭,某個晚上的調教。我聽見視線以外的人們正交頭接耳的討論著我和我胯下的cb。 織田突然站了起來,怒斥。「大家發什麼怔啊!」 瞬間大家安靜無聲,而後整齊劃一、響徹雲霄的喊著:「請多多指教。」 聽見整個部門對我的回應,彷彿胯下的cb一點也不重要,不妨礙。下一秒,大家各自散著,各自動作。用餐喝酒的繼續、想先去泡湯的,已經光著屁股衝到戶外了。織田坐下後,身邊的小藍替他斟酒。小藍原本要繞到夏董身邊的,卻被織田攔住。「阿守,你還不過來幫你前老闆斟酒。」我雙手遮著cb老二,往前,便被制止。「在場,所有人都看見你的cb了,遮什麼遮啊!」他一轉頭便跟夏董說:「你竟然把一個這麼糟糕的奴隸丟給我。」 「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多調教調教。」我聽見夏董如此客氣的對織田說話,我一坐下,小藍便對我使眼色,要我跟他同樣的動作——跪在旁邊,用小腿當坐墊。我拿起酒瓶,幫夏董倒酒。夏董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滿了很多情緒,我無法懂。我只能安安靜靜的學著織田身邊的小藍,在夏董身旁。 「織田!」外面的人喊著織田。他站起,浴衣一脫,穿著黑褌的他,把浴衣往小藍身上一丟,便往戶外走去。小藍收著浴衣緊跟在後,他撿起織田脫掉的黑褌,恭敬著折好,才回到座位用餐。 「你還習慣嗎?」夏董開口。忽然間,情緒萬湧。抖起了肩膀,在眼淚要滴下來以前,夏董忽然用力的拍著我的肩膀,什麼也沒說的繼續用餐,偶而要我斟酒。在夏董身邊,當個奴隸赤裸的跪著,不過就是上禮拜的事情,為什麼覺得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夏董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站了起來,走去戶外,跟外頭玩耍的織田道別。 織田大赤赤的雙手叉腰,喊著我的名字:「送夏董下去。」 我點點頭。穿好浴衣,跟著夏董離開和室,下樓。一路上什麼話也沒說。跟著夏董在外面等著他的車。熟悉的黑車開來,前座右邊下來了一名穿著黑色西裝,剃著極光的平頭男子,走來。是在廁所掐著我懶叫的那個女⋯⋯不對,為什麼此時此刻他完全就是個男人。我快搞不清楚他的性別。 在夏董往階梯下走時,我的嘴巴不聽控制的問:「夏董,我可以回去你身邊工作嗎?」 夏董停下了腳步。「阿守,我身邊現在沒有你的位子了。」夏董沒有回頭的走到那名男人身邊。「我已經有新的男性助理了。他是接替你工作的里奈。」 「你好。」他向我點了頭。 他開了門,待夏董上車。我鞠了九十度的躬,好掩飾我的尷尬與眼角異狀。車門關上,聽見了引擎聲。「阿守。勇敢一點。不要再像從前一樣,三心二意、模擬兩可。沒有退路,就勇往直前,這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眠中越睡越難過,摩擦著雙腿,半夜胯下傳來劇痛。痛醒了我,痛的好想拿把刀把懶叫懶葩割割掉算了。我搖醒了阿貞。「阿貞鑰匙!我老二很痛。」她沒有任何反應,我又搖了搖她。「你不要演了,以為可憐兮兮,我就會拿鑰匙出來。你不要騙人了。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她背著我,完全不理。我在浴室裡,拿著蓮蓬頭不斷沖洗的cb,企圖讓胯下那幾兩肉舒服一點。冰涼讓我有些舒緩,好讓我有些睡意。挨著到天亮,出門前,找著夏董添購的撐拖彈性好的三角內褲,卻發現不翼而飛。勉強的穿上四角褲,但仍無力抵抗地心引力。
在阿貞腳套上高跟鞋,我衝了出來。「阿貞,我今晚部門要在溫泉飯店舉辦聚餐,你可以先把cb解下來嗎?」她持疑。「回來以後,我會再戴上cb的。」我已位於下位、低聲下氣。
「你不要再說謊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去跟其他人睡,到處亂玩?想要我拿出鑰匙來,讓你下班可以去野。你做夢。」她理都不理的,甩門而出。

為了趕在九點以前站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切都用趕的。提早了五分鐘到,織田跟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到達辦公室了。「新同事,你今天有早一點到喔。」織田笑著端詳我的臉孔。「你的鼻子怎麼了?」還沒回答,他已經說了:「鼻子腫成這樣,我不會讓你出去的。」
「經理,阿守今天再不出去,這週的業績恐怖⋯⋯」站在位子上的小陳還沒說完,織田已經站起來。走出座位,站在走道中央。
「小藍,九點了,先開早會。」
站著時,我不斷的感覺到西裝褲裡頭的cb一吋一吋的拉著我的懶葩往下,痛的我,腰都快挺不直。織田邊講話邊巡著每個人,他站在我的背後,推著我的肩膀,要我抬頭挺胸。「你是沒老二啊!站都站不直。」
大家都外出後,我私下找了織田,希望可以免掉晚上的聚會,但只是一頓斥責。他並不允許戴著cb的我逃避。

懷著忐忑的心情,到了溫泉飯店。寬敞的和室、ㄇ馬蹄形的擺設,隨著大家依序到場,更換浴衣入座。和小陳在隔壁更衣室,旁邊另幾組的些人,口銜白布,在胯下繞成了一條兜襠,再穿上浴衣。「你怎麼還穿著西裝,趕快換一換,好進去裡頭啦。」他已經脫的只剩件內褲,下一秒他已經光了屁股,和旁邊的人一樣,穿起丁字褲,伸手進浴衣裡頭。「那是老闆送的『褌』,只有表現優異的業務才會獲得。你在發什麼呆啊!」
小陳綁好腰帶後,一直站在我旁邊等著。我脫的只剩條內褲,正準備穿起浴衣。「浴衣底下不能穿這種內褲,趕快脫掉。」我望了一眼。「我不習慣⋯⋯」「沒辦法喔,織田會要求到這麼細節。而且你等會要自我介紹,浴衣一脫,織田便會看見。你幾乎確定會要公開spanking了,不要再往上加次數了!」我苦苦皺著臉,轉過身,背對著小陳,脫掉內褲。他按著我的肩膀,硬把我正面轉了過來。我訝異的看見他的臉,他看見我的胯下。「你!」小陳的驚訝,引來旁邊在場的同事圍觀。我羞愧的紅了臉,紅了脖子耳朵。
「你是貞操帶使用者啊!」其中一名不熟的同事說著。他們七嘴八舌的說著關於貞操帶的事情,然後散開。

陸陸續續的有同事入座,大家都等著織田。現場異常的安靜,完全不像個聚會。當門打開,穿著浴衣的織田帶著穿著西裝的夏董進來。我看見夏董對織田相當的客氣。夏董會注意到角落的我嘛,心裡頭這麼想時,夏董的目光向我投射,而我此刻想著如果能夠回到夏董身邊就好了。
織田和夏董向著在場同事們舉杯後,大家才打破安靜,開始交談喧鬧。把酒言歡之餘,有人對織田說著想先泡湯之後再用餐。織田突然對著我說話,中氣十足的他,聲音穿越在場吵雜聲到我面前。「新同事趕快站起來,跟大家自我介紹。有前輩等不及,想先去泡湯了。」
我抖著腳站起來。剛剛在旁邊房間,都可以讓我羞愧如此,現在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像個變態似的,脫光,大聲自我介紹,真是顏面無存。如果待在夏董身邊,就不會有這種事情。我站在大家面前,整個人像炸蝦紅通的冒著氣和汗。已經知道狀況的小陳,似乎沒有幫我的意思。我沮喪的看著夏董,希望他救我離開這個場面,但他沒說話,沒有其他表情。
沒有後路可退,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衝。顫抖的解開腰帶,按著織田秘書小藍交代的方式,脫掉了身上的浴衣,雙手托在背後,張開雙腿、抬頭挺胸,大聲報上自己的名字。「請大家多多指教!」我的雙眼不能看著其他人,我不敢看著誰誰誰,我只能望著眼前織田身邊的夏董。假裝現在只是在夏董的別墅裡頭,某個晚上的調教。我聽見視線以外的人們正交頭接耳的討論著我和我胯下的cb。
織田突然站了起來,怒斥。「大家發什麼怔啊!」
瞬間大家安靜無聲,而後整齊劃一、響徹雲霄的喊著:「請多多指教。」
聽見整個部門對我的回應,彷彿胯下的cb一點也不重要,不妨礙。下一秒,大家各自散著,各自動作。用餐喝酒的繼續、想先去泡湯的,已經光著屁股衝到戶外了。織田坐下後,身邊的小藍替他斟酒。小藍原本要繞到夏董身邊的,卻被織田攔住。「阿守,你還不過來幫你前老闆斟酒。」我雙手遮著cb老二,往前,便被制止。「在場,所有人都看見你的cb了,遮什麼遮啊!」他一轉頭便跟夏董說:「你竟然把一個這麼糟糕的奴隸丟給我。」
「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多調教調教。」我聽見夏董如此客氣的對織田說話,我一坐下,小藍便對我使眼色,要我跟他同樣的動作——跪在旁邊,用小腿當坐墊。我拿起酒瓶,幫夏董倒酒。夏董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滿了很多情緒,我無法懂。我只能安安靜靜的學著織田身邊的小藍,在夏董身旁。
「織田!」外面的人喊著織田。他站起,浴衣一脫,穿著黑褌的他,把浴衣往小藍身上一丟,便往戶外走去。小藍收著浴衣緊跟在後,他撿起織田脫掉的黑褌,恭敬著折好,才回到座位用餐。
「你還習慣嗎?」夏董開口。忽然間,情緒萬湧。抖起了肩膀,在眼淚要滴下來以前,夏董忽然用力的拍著我的肩膀,什麼也沒說的繼續用餐,偶而要我斟酒。在夏董身邊,當個奴隸赤裸的跪著,不過就是上禮拜的事情,為什麼覺得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夏董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站了起來,走去戶外,跟外頭玩耍的織田道別。
織田大赤赤的雙手叉腰,喊著我的名字:「送夏董下去。」
我點點頭。穿好浴衣,跟著夏董離開和室,下樓。一路上什麼話也沒說。跟著夏董在外面等著他的車。熟悉的黑車開來,前座右邊下來了一名穿著黑色西裝,剃著極光的平頭男子,走來。是在廁所掐著我懶叫的那個女⋯⋯不對,為什麼此時此刻他完全就是個男人。我快搞不清楚他的性別。
在夏董往階梯下走時,我的嘴巴不聽控制的問:「夏董,我可以回去你身邊工作嗎?」
夏董停下了腳步。「阿守,我身邊現在沒有你的位子了。」夏董沒有回頭的走到那名男人身邊。「我已經有新的男性助理了。他是接替你工作的里奈。」
「你好。」他向我點了頭。
他開了門,待夏董上車。我鞠了九十度的躬,好掩飾我的尷尬與眼角異狀。車門關上,聽見了引擎聲。「阿守。勇敢一點。不要再像從前一樣,三心二意、模擬兩可。沒有退路,就勇往直前,這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Posted: 2010-05-23 18:12:25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