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經歷危急爆蛋一抓後,回到辦公室座位坐下,我的魂都飛了。現在還是感覺到有股力量抓著我的懶叫跟懶葩,又痛又酸,以後不能用怎麼辦?可是想到或許cb殼在剛剛的場景,給了老二保護、保住了命根子也說不定。我這麼安慰自己,直到下班。 時間一到,大家便開始收拾私人物品準備下班,和我所見過的工作環境完全不同。我位子對面的小陳對我說:「沒事,早點走。加班是無能的表現。織田的禁忌。」我應了聲。 小藍對著第一批下班的同事喊著:「不要忘了明晚!」他喊完似乎還心虛的看著織田,擔心他多嘴。 「問問夏董明晚有沒有空來。」織田低頭處理事情邊跟小藍說著。 「我知道。我現在去問。」 織田忽然抬頭看著我:「阿守,你還不下班,在辦公室蘑菇什麼?辦公室開燈不用電費嗎?趕快下班,走的時候,把你那邊的電燈關掉。」聽著老闆要自己趕快下班,就有種很不習慣的感覺。在我拎著手提包經過他座位前,他又再度抬頭。「明晚由你帶頭第一個下去泡湯。在之前要在大家面前大聲自我介紹。最後要說請各位多多指教。」我微弱地應了聲。就是明天了,我今晚一定要跟阿貞拿到鑰匙才行。「你會不是是我們部門戴著cb,跟大家自我介紹的第一人。我真是期待呢。」從外頭進來的小藍,聽到噗嗤的笑了出來。 「夏董可以出席明晚的聚會。」小藍一說完,織田便樂得合不攏嘴。 心有旁騖的離開公司,直往回家路上,卻接到了阿超匪類相招電話。我拒絕了他,在這個節骨眼,不能太晚回家,今晚還有重要任務。「你有這麼乖嗎?要不要出來。最近認識了好幾個很正的。」聽到阿超這番話,我嘆了口氣。「對齁我忘了你有老二但是不能用。」 「你⋯⋯」 「真可憐,怎麼會有人長了老二,但不能用勒。」阿超在電話裡的訕笑,氣的我把電話給掛了。 回到家的時候,阿貞還沒到家。打了通電話跟她說我們今晚在外面吃吧。她有些悶悶不樂,即便我很努力的討她歡心,她還是微露著憂眉臉色。一關上門,從後面擁抱,她便藉故身上都是汗的溜進浴室,還鎖了門。她出來後便催促我去洗澡。踏出浴室的第一步,便聽見阿貞坐在床上,對我說:「你不是不喜歡穿褲子嗎?穿內褲幹嗎?」聽到阿貞這麼說,覺得有什麼好事要發生,把握機會就可以脫掉cb。我把內褲褪掉,一拉到cb之下時,懶叫頓失依託,整副向下沈,我痛的皺了眉頭。 跳上床、壓上她,我伏在阿貞雙腿之間用力品嚐、用力吸吮著。當她扭著身體,雙手投降的抓著枕頭,我知道可以了,但我要再讓她更想要,我毫無停頓的繼續繼續繼續。她呻吟吶喊著:「我飽了。停!我飽了。」 「把cb解開讓我⋯⋯」我話還沒說完,阿貞停下了所有動作。「我飽了。」 我愣了下,抬頭說:「讓我好好幹幹你!」話才說完,阿貞一腳踹上我的臉,把我整個人踢到床下。回神才發現自己流了鼻血。 「我不准你再跟我用這麼粗俗的字眼。什麼幹?誰幹誰?有屌就可以幹人嗎?」 「你!」手一抹,擦掉鼻血。 「你回答我,你可以幹我嗎?」 我冒了汗,心跳的很快。我沈默,我回答:「可以。」 「可以?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她走下床,站在我面前,她的北北就在我眼前。「你可以幹我嗎?回答。」 「不可⋯⋯以⋯⋯」我低下頭,喪氣。 「是我『幹』你!」聽到阿貞幹字出口,我訝異的抬頭。「回答我。是不是我幹你!」 「是⋯⋯你⋯⋯幹⋯⋯我。」忍氣吞聲,只為了小小一把鑰匙。 「這還差不多。」她手搧風,轉身走進浴室。她忽然轉頭看著我。 「我不想再做你免費的妓女了。」

◎阿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經歷危急爆蛋一抓後,回到辦公室座位坐下,我的魂都飛了。現在還是感覺到有股力量抓著我的懶叫跟懶葩,又痛又酸,以後不能用怎麼辦?可是想到或許cb殼在剛剛的場景,給了老二保護、保住了命根子也說不定。我這麼安慰自己,直到下班。
時間一到,大家便開始收拾私人物品準備下班,和我所見過的工作環境完全不同。我位子對面的小陳對我說:「沒事,早點走。加班是無能的表現。織田的禁忌。」我應了聲。
小藍對著第一批下班的同事喊著:「不要忘了明晚!」他喊完似乎還心虛的看著織田,擔心他多嘴。
「問問夏董明晚有沒有空來。」織田低頭處理事情邊跟小藍說著。
「我知道。我現在去問。」
織田忽然抬頭看著我:「阿守,你還不下班,在辦公室蘑菇什麼?辦公室開燈不用電費嗎?趕快下班,走的時候,把你那邊的電燈關掉。」聽著老闆要自己趕快下班,就有種很不習慣的感覺。在我拎著手提包經過他座位前,他又再度抬頭。「明晚由你帶頭第一個下去泡湯。在之前要在大家面前大聲自我介紹。最後要說請各位多多指教。」我微弱地應了聲。就是明天了,我今晚一定要跟阿貞拿到鑰匙才行。「你會不是是我們部門戴著cb,跟大家自我介紹的第一人。我真是期待呢。」從外頭進來的小藍,聽到噗嗤的笑了出來。
「夏董可以出席明晚的聚會。」小藍一說完,織田便樂得合不攏嘴。

心有旁騖的離開公司,直往回家路上,卻接到了阿超匪類相招電話。我拒絕了他,在這個節骨眼,不能太晚回家,今晚還有重要任務。「你有這麼乖嗎?要不要出來。最近認識了好幾個很正的。」聽到阿超這番話,我嘆了口氣。「對齁我忘了你有老二但是不能用。」
「你⋯⋯」
「真可憐,怎麼會有人長了老二,但不能用勒。」阿超在電話裡的訕笑,氣的我把電話給掛了。
回到家的時候,阿貞還沒到家。打了通電話跟她說我們今晚在外面吃吧。她有些悶悶不樂,即便我很努力的討她歡心,她還是微露著憂眉臉色。一關上門,從後面擁抱,她便藉故身上都是汗的溜進浴室,還鎖了門。她出來後便催促我去洗澡。踏出浴室的第一步,便聽見阿貞坐在床上,對我說:「你不是不喜歡穿褲子嗎?穿內褲幹嗎?」聽到阿貞這麼說,覺得有什麼好事要發生,把握機會就可以脫掉cb。我把內褲褪掉,一拉到cb之下時,懶叫頓失依託,整副向下沈,我痛的皺了眉頭。
跳上床、壓上她,我伏在阿貞雙腿之間用力品嚐、用力吸吮著。當她扭著身體,雙手投降的抓著枕頭,我知道可以了,但我要再讓她更想要,我毫無停頓的繼續繼續繼續。她呻吟吶喊著:「我飽了。停!我飽了。」
「把cb解開讓我⋯⋯」我話還沒說完,阿貞停下了所有動作。「我飽了。」
我愣了下,抬頭說:「讓我好好幹幹你!」話才說完,阿貞一腳踹上我的臉,把我整個人踢到床下。回神才發現自己流了鼻血。
「我不准你再跟我用這麼粗俗的字眼。什麼幹?誰幹誰?有屌就可以幹人嗎?」
「你!」手一抹,擦掉鼻血。
「你回答我,你可以幹我嗎?」
我冒了汗,心跳的很快。我沈默,我回答:「可以。」
「可以?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她走下床,站在我面前,她的北北就在我眼前。「你可以幹我嗎?回答。」
「不可⋯⋯以⋯⋯」我低下頭,喪氣。
「是我『幹』你!」聽到阿貞幹字出口,我訝異的抬頭。「回答我。是不是我幹你!」
「是⋯⋯你⋯⋯幹⋯⋯我。」忍氣吞聲,只為了小小一把鑰匙。
「這還差不多。」她手搧風,轉身走進浴室。她忽然轉頭看著我。
「我不想再做你免費的妓女了。」


Posted: 2010-05-20 18:12:52

Leer el Artículo Completo